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0394|回复: 45

青春无悔

[复制链接]

381

主题

0

好友

3468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0Rank: 10Rank: 10

UID
108738
帖子
6700
主题
381
精华
0
积分
3468
威望
3468
金钱
21778 分
阅读权限
150
在线时间
412 小时
注册时间
2003-4-10
最后登录
2018-4-15
发表于 2007-8-22 15:32 |显示全部楼层
骑友大本营会员群

把一些文章从旧坛逐步转过来

原作者:狼牙山后代

-------------------------------------------------------

青春无悔1979)

献给步兵163师的战友

活着的和牺牲了的

2006

前言

27年來一直提不起勇氣。


每當夜深人静, 很多時候会想起那好像遥远但又好像不太遥远的烈士陵园。


每當雷电交叉, 很多時候会想起那27年前2月17日早上那轟隆隆的炮声。


战争改变了我们的一生!它夺去了我们的單純,它夺去了我们的天真,它更夺去了我们的战友。


可我不后悔! 我想,我们163师的全体将士都永不后悔! 因为我们是一个士兵!


走上战场虽然不是我们的决定, 但我们已经尽了一個士兵对国家的责任。


虽然现今很多人說这是一个敏感的話題, 但我不愿讓国人忘記我们的烈士。

感謝我的妻子和儿女对我的支持!是他们过去一直的鼓励才令我决心把这段历史記下來。做一亇从战场上回來的士兵的妻子其实很不容易。

感謝我们一位牺牲了的战友的妹妹, 是她那执着的找寻感动了我。


請不要忘記他们——

我们的烈士!我们那些还活着的伤残軍人!


2006年7月


目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下陣地了- 我们终于下山了, 而且还活着
(2) 教导队提前结束, 学员立即归队
(3) 摩托化开进
(4) 接防的第一个晚上
(5) 觀察地形
(6) 战前訓練和准备
(7) 捕俘行動和163师第一位牺牲的战友
(8) 163师临战前的最后准备 – 600個整齐的墓穴
(9) 进攻日期
(10) 半边天都红了
(11) 必争之地和敵我态势
(12) 进攻方向和战略战术
(13) 第一支担架隊
(14) 血与火的考验
(15) 同登法国鬼屯炮台
(16) 探垄阻击战
(17) 他们也不是干吃飯的
(18) 沒有眼泪, 只有充滿怒火的子弹
(19) 战场上的友情
(20) 死人堆里討生活
(21) 炸洞, 烧山, 搜村, 清剿, 一条毛也別给它留下
(22) 正面攻击和三打同登探某
(23) 諒山战役概况
(24) 扣馬山战斗
(25) 催枯拉朽克諒山
(26) 踏进國门
(27) 怎么會又是我们?
(28) 英雄部队的兵头将尾
(29) 烈士墓前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7-9-2 10:42:28编辑过]
优诺20寸16速折叠运动自行车

381

主题

0

好友

3468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0Rank: 10Rank: 10

UID
108738
帖子
6700
主题
381
精华
0
积分
3468
威望
3468
金钱
21778 分
阅读权限
150
在线时间
412 小时
注册时间
2003-4-10
最后登录
2018-4-15
发表于 2007-8-22 15:34 |显示全部楼层
骑友大本营会员群

(1) 下陣地了- 我们终于下山了, 而且还活着

那是1979年炎热而潮湿的夏天。 在广西中越边界上, 还继续是那可恨的雨季。 每天从早到晚下个不停的雨, 把我们友誼关左侧, 19号界碑上的陣地都变成了水国。坑道里沒有一处是干的, 战壕里都快可以养鱼了; 防炮洞里我们的被服都发霉得像一堆堆霉干菜,不烂裆的不是人。

我们班,另再加上团里给我们加强的重機槍班和82无后座力炮班,共30人,以及炮一师的观察指揮所,在这个陣地上已经三个多月了。 如果从战前进入陣地到如今,滿打满算已经在这鬼地方是足足8个月了。

自从3月11日自卫反击战胜利结束, 从越南撤軍回到米七后, 我们只是在村后的小溪洗了一个澡, 在附近废弃了的砖窑睡了一覺。 第二天晚上就被重新調上了19号界碑的陣地,他XX的好日子一天都沒过上.這些日子真不知道是怎麽过來的。

每天晚上双方的小摩擦就不用說了。陣地的前沿埋滿了各種各樣的地雷: 战前是越軍埋的雷, 战后是我们埋的雷, 誰也說不清哪一片是净土。 一到晚上, 野外的小动物走过, 听见的都是雷响, 有時一只東西可以碰响几亇地雷。 只要地雷声一响, 我们那天晚上便又得在战壕里睜着眼睛度过,直至天亮弄清情況。

山高路远, 后方運\送食物有困难, 好几天才能送一次,他们好像都快把我们给忘了。 十八九岁的兵, 肚子里本來就沒有什麼油水。 山上的雨季令我们的肚皮打鼓,比天上的雷声还要响。

怎么办?

我们餓, 炮兵也餓, 可他们老实。

兵头将尾的我可沒有那么笨。 道理很简单, 兵沒力氣怎么去打仗? 兄弟们要紧. 反正我从來就没想过升官。

山上有山羊, 下命令 ”开枪, 打!”想都不想,管他那么多。

大家的肚皮问题解决了几天,我也出名了。 那些中越通婚的边民告了我一状, 連里告不进到营里, 营里告不进到团里。

好傢伙! 给了我一个全师通告“土匪隊长”。还好, 战功照立。 多亏了我们的老边师长。

所有后方的弟兄们有的好事我们都錯过了。

中央慰问团來了, 我们在山上。

广西自治区慰问团來了, 我们还在山上。

文工团來了, 听說有好些漂亮的姑娘, 我们仍在山上。

能看見的牛都是公的。別的就更不用提了。 倒霉!

还好, 最后的一件好事终于等到了。 一天傍晚, 命令來了,“換防, 0時0分移交陣地, 由边防三师接防”。 那种高兴啊, 真說不出來.

我们一边下山一边大笑, 是从心里笑出來的。

下陣地了!我们终于下山了!而且还活着!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7-9-2 10:36:10编辑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81

主题

0

好友

3468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0Rank: 10Rank: 10

UID
108738
帖子
6700
主题
381
精华
0
积分
3468
威望
3468
金钱
21778 分
阅读权限
150
在线时间
412 小时
注册时间
2003-4-10
最后登录
2018-4-15
发表于 2007-8-22 15:36 |显示全部楼层
骑友大本营会员群

(2) 教导队提前结束, 学员立即归队

在七十年代, 教导隊是用作培养骨干的摇藍。 被送进教导队的每一個人都对自己的前途充滿信心。


超負荷的軍事訓鍊, 沒完沒了的技术考核。單兵进攻, 班进攻, 排进攻, 連进攻;班防御, 排防御, 連防御;投弹, 刺杀, 爆破, 地图作业, 战地救护; 各种兵器使用,單兵日间射击, 夜间射击, 抵近射击, 山地射击, 移动目标射击…… 我们教导队的大队長丁大胡子把我们折磨得快差不多了。

大家就等着最后的考核, 三百多号人就可以回各自的連队了。


在1978年12月上旬的一个傍晚 , 軍号突然吹起, 教导队紧急集合。


其实我们都己经習以為常了,紧急集合訓練的次数從來就比我们吃肉的次数多。


三百多号人刚集合完毕, 匆匆忙忙走近了一群老頭子。有点不对头,为什么师里的老頭子们都來了? 神情都有点不对, 臉黑黑的, 像要杀人的样子。


丁大胡子刚把稍息的口令下達, 老边师长上前說了他的第一句話:“我们要去打仗了。”紧接着老边动情地对我们說,“这一仗打下來, 我们今天站在这里的三百多号人,不知有多少能活着回家。你们都是我们师各个連队的战斗骨干,我只希望你们不要忘記自己是一个軍人,不要给163师丟臉!”


\"我们这个教导队将要提前结朿了,最迟在明天下午6時前, 各隊员必须回原連队報到。”


當天的晚上,整亇教导队的营房充满了凝重。


战友们, 老乡们都在互相交換家里的通訊地址, 互相交換各人的照片, 互相道别。


熄燈號吹响了, 這是唯一的一次, 大家都好像聽不到。丁大胡子好像聽不到,他也不管;各連的連排長也好像聽不到。


每天我们这种“吊儿郎當”兵都要被丁大胡子修理,就那天,他对我们可好了。


夜还是那么静,静得能听見我们自己的心跳声。


軍人, 士兵, 野战軍的軍人士兵, 明天等着我们的是什么呢?


死神原來和軍人是多么近。


害怕吗? 怕! 不怕是騙你。


但沒有眼泪,因为我们是軍人!


天亮后的短短两个小時內, 豬在叫, 鸡也在叫。各分队的豬都杀光了, 鸡也杀光了。留着也沒有用,誰知道谁能活着下來? 算是最后的午歺吧。


开饭了, 丁大胡子举起了用碗盛的酒对我们說,我们这支部队是一支有着光荣历史的部队,从井冈山到延安, 从東北到广東,沒丟过脸,这次就靠你们了。


我们师的老頭子们, 从獨眼龍老边师長, 全国战斗英雄李万余, 吳政委, 官副政委到大老宋, 丁大胡子等, 都是在战争年代中响當當的英雄. 每一位老頭子在我们的眼中都是一等一的英雄好漢。

那一顿午饭, 酒沒少喝。男子大丈夫. 豪氣得很。


其实誰心里都知道, 說老实話, 古來征战几人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81

主题

0

好友

3468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0Rank: 10Rank: 10

UID
108738
帖子
6700
主题
381
精华
0
积分
3468
威望
3468
金钱
21778 分
阅读权限
150
在线时间
412 小时
注册时间
2003-4-10
最后登录
2018-4-15
发表于 2007-8-22 15:38 |显示全部楼层
骑友大本营会员群

(3) 摩托化开进


刚到連队, 東西才放下, 部队又吹起了紧急集合号,野战軍摩托化开进的命令到了。

“48小時后全师摩托化向战区开进,行軍路线保密。”

“明天按一級战备的弹药基数, 各排领取弹药。”

“任何非必要的个人用品, 你们全部打进战备小包。明天交連部留守处处理。”

“明天連里杀豬。全部杀掉,一只不留。吃不完帶着路上吃。”

這就是我们連長简而精的命令。一个英雄团里的英雄連队, 上级总是挑手上最好的干部來當連长和指导员的,我们对此一直都深信不疑。

第二天天刚亮, 部队就整个动起來了。领弹药的领弹药,收拾战备小包的收拾战备小包。杀豬声在各連此起彼伏。

早飯集合的時候, 連長宣佈“軍里下命令,从师里各連队抽調一批排级干部,作为战斗骨干支援164师。今天马上出发。” 好傢伙!我的排长就这样調走了。

早飯过后, 連长和指导员把我找去連部。刚坐下, 連长就对我說:“虽然你在部队的時间还不太长, 但是经过我们的反复考虑, 我们准备今天宣布正式提你为‘狼牙五壮士班’的班长。這个班的每一个兵都是顶尖的兵,帶好这亇班不容易, 特別在战场上。”

我一听就儍了。我们班里可都是老兵,而且都是連里最顶尖的老兵。軍事技術就不用說了,誰的资格都比我老,軍龄都比我长。最长的比我早参軍七年,叫我怎么指揮他们? 明天就要上战场了,當这个英雄班的班长,在战场上意味着什么?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自卫反击战中被中央軍委嘉奖的战斗英雄周元生在战前本是我们“狼牙山五壮士”連的指导员,一个标准的广西壮族人。因为从小就在中越边界长大,对當地情況比較了解。1979年2月17日总攻前被調到团部专责审问越軍战俘,战斗打响時隨487团2营进入越南,后因2营5連的連干部在攻打探某時伤亡而被临時任命为5連連长.


广西人给我的印象就是能吃大苦, 耐大劳。平時我们每天早上起床后洗臉前的第一个訓練项目就是全副武装越野5公里。周元生经常在全副武装越野訓練中, 幫那些体力較差的机枪兵扛机枪,而且是一边扛着机枪,一边还在做政治工作,有時甚至扛着两支枪在連队前面跑。

看照片上他的嘴巴就知道他能說,沒想到这个政工干部打仗也在行。

老实說, 周元生這個政治干部把我们这些所謂“軍事纪律两头尖”的“吊儿郎當”兵弄得心服口服。就是他和我们的連長把我从新兵营挑到“狼牙山五壮士班”當兵,从新兵营下連隊的8个月后. 又把我直接提为“狼牙山五壮士英雄班”班长。

言归正傳。沒想到这回事情可弄大了,可現在部队已进入了战争状态,軍令能违吗? 弄得我一点办法都沒有,既自豪,又害怕,只好老老实实的干。

黄昏一到, 運\輸团的解放牌軍車一輛一輛地开进了我们的营区。野战軍的营房都是一排一排, 从山脚一直到山顶。一排房子有四间房,每間房平時住一个排。 現在每一个房子的门口都停了一輛軍車,我们知道时间到了。

刚好是連长宣佈摩托化开进命令的48小時之后。各排的士兵一声不响地把自己排的各种弹药搬了上汽車,把各人的背包也搬了上汽車,然后每个排的士兵都列队在軍車的前面,等候着那最后的开进命令。現在每一个排的战時编制都是三个步兵班,加一个40火箭筒班,还有两门小鋼炮,另加排长刚好41人。

晚上8点正,天上的星星和月亮都不知跑到哪儿去了,黑漆漆的一片,开进的命令终于來了。士兵们靜靜地上了車,一句話也沒有人說。大家都坐在弹药箱上,那時候可誰也不覺得坐在弹药箱上危险。

关了車头灯的解放牌軍車, 一輛一輛地开出了我们的軍营。大家还是一句話也沒有說,只是都在依依不舍地看着那慢慢远去的营房。

大家心里都明白,今天一去, 有多少战友就再也回不來了。

就这样, 一条看不見尾巴的火龙, 穿州过省, 來到了广西的友誼关。

我記得那是1978年12月18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81

主题

0

好友

3468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0Rank: 10Rank: 10

UID
108738
帖子
6700
主题
381
精华
0
积分
3468
威望
3468
金钱
21778 分
阅读权限
150
在线时间
412 小时
注册时间
2003-4-10
最后登录
2018-4-15
发表于 2007-8-22 15:44 |显示全部楼层
骑友大本营会员群

(4) 接防的第一个晚上


天还是那麽黑。我们部队在下午经过凭祥后, 就开始感覺到前沿的紧张,因为一路上都是静悄悄的。我们是第一批到達前沿的野戰部隊,除友誼关口有部分边防部队外, 边界上再沒有我们的軍队。


过了凭祥不久, 就接到了子弹上膛, 准备战斗的命令。


过了不久, 軍車的車頭燈都熄灭了,摸黑开进。再过了半个小時, 車队静靜靜的停下來了,士兵们按照平時訓练的方案,跳下了車,各自占领有利位置, 接着就开始了步行开进。


我们連是师里摩托化开进中的尖刀連。我们排是理所當然的尖兵排,誰叫你是英雄排。我们班當然又是尖兵班。


誰也不知道我们的位置離边界有多远,不过反正尚未看見友誼关的城樓。


走到了一个分道口, 我们排被命令向左边的小路进发,占领100米外的山头,挖掘工事, 隨時准备战斗。


連里通知, 山头的附近有一个小村庄,在国境线我们这一边,但是敌情不明。 山的对面, 就是越南了。


我们紧張得心脏都快要跳出來了。枪全部都打开了保险. 手榴彈都开了盖. 手心里全是汗。一个战斗小组隨着一个战斗小组的慢慢地搜索前进. 好不容易才爬上了那山顶。


山的对面, 看到了越軍陣地暗黃色微弱的灯光。真的到達前线了。


哨兵放出去后, 我们就开始挖掘工事。下半夜, 我们的工事还沒有挖好. 就开始聽到附近的山头上响起了枪声, 接着还有手榴弹爆炸声。


好家伙. 这可不得了啦. 全排的士兵都进入了陣地. 紧张得不得了.

一夜瞪大了眼睛, 什么情況都沒有。天亮一了解, 原來別的陣地上有些野生動物走过, 被哨兵以为是越軍摸哨。


问口令, 野生動物怎么會回令? 冲锋枪和手榴弹就用上了。


天刚亮, 突然發現,在我们的山脚下, 有两个穿着黑衣服的男人在山边不知道干什麽,排长马上命令派人下山活捉。


摸下山三拳两脚就把这两个人打倒在地,押上山時心里可高兴了,这第一天就捉两个越南俘虜,可要立功了。


連里一审, 原來是山下的那条村庄的边民。


這就是沒打过仗的士兵在前沿第一个早上的经历。


臉也不知往哪放好。英雄部队的兵又怎么样。


真丟臉。

(5) 觀察地形

第二天的天亮不久, 連里就组织我们到最前沿的边界上去观察地形。从我们昨天晚上占领的山头下來, 向左边走不久, 就是19号界碑国境线上唯一的小村庄——米七。也不知道这个村的名字是怎么來的。


一条只有十來户人家的边境小村,所有的房子都是由竹子和稻草搭架而成,然后糊上泥巴,通风透氣得很。上面住人,下面住牲畜,豬牛鸡鸭应有尽有。


村民的衣服都是黑色的,根本就看不出和越南人有什么区別。后來了解, 他们本來就是中越通婚形成的小村庄,也不知道他们該算是中国人还是越南人。他们经常私下跨越國境到越南去,包括走亲戚, 趕集, 甚至下地种庄稼。很多女人都是从越南同登一帶嫁過來的。


我们陣地的左前方80米开外, 有一片水稻田,几棵橘子树,中间的羊腸小道就是他们日常往返越南的秘密通道,边防部队从來都沒发現他们就是这样非法越境往来的。


敌情看來挺复杂,誰知道非法越境的边民中有沒有越軍的情報人员。


陣地的左方远处就是扣考山。山下附近的十多个前沿陣地都可以明显地看到越軍新构筑的各种陣地,新翻出來的黃土特別显眼,工事上还搭了不少草房,看來是他们做飯的伙房。


正前方则又是几个山头。每一个山上都可以看見越軍己经构筑好的步兵防御陣地。


扣考山脚的公里路上, 越軍苏制的軍車正在同登和扣考山左边远处之间不断來往. 也不知道忙着运些什麽東西.


根据通报,我们163师的兵力佈署是这样的:


从米七至弄堯段, 由487团正式接防。


金鸡山的另一面, 也就是弄怀方向, 由163师的489团接防.


我们487团左侧的友軍是55軍164师492团的部队。


我们489团右侧的友軍是55軍的165师493团的部队。


我们488团暫在487团和489团之間稍后位置佈防,全师成三角防御态势。


从12号界碑至40号界碑, 除友誼关至同登的現成1号公路外, 还有弄怀和米七两条羊腸小道可通越南。


前者可通至越南的4号公路,但已被越軍破坏,并佈下了地雷陣。后者米七将可在开战前加修急造軍路。


全段边境除友誼关的一号公路外, 只有四个山口可勉强通行輕装步兵。以友誼关为中点,左侧有米七和果龙树,右侧有弄怀和苦大。


关于1号公路则免问, 因为全是地雷陣,而且两边都是悬崖绝壁,越軍打阻击的好地方。


弄怀至苦大方向, 全是一米多至两米高的茅草和灌木丛, 坡陡,断崖太多,这个方向无法使用坦克部队。


因在战前无法排雷, 一号公里路暂时无法施展坦克部队。


唯一可使用坦克部队的只有寄望于在米七将要急造的野战軍路。


我们55軍164师的左侧是50軍的148师和43軍,他们的主要攻击目标是禄平方向。


我们55軍165师的右侧是54軍. 他们的主要攻击目标是東溪和高平方向。


右面再过去的就是41軍和42軍. 他们主要的目标是高平。


這就是1979年中越自卫反击战广西方向战前的总体兵力分佈情况。

(6) 战前訓練和准备


我们排终于在米七安置下來了。


看着边民们每天偷偷摸摸地从橘子林旁的羊肠小道來往越南同登. 我们陣地哪还有秘密可守? 再三警告也无补于事,只好申請把它封了,用地雷, 再插上警告板。


紧接下來的就是日以继夜的战前訓练和战前准备.


每天的战前訓練和在原驻地时的差不多。說句老實話, 我们觉得在战前的临战訓练還真的沒有在連隊的累,可能我们本來就是师里的尖子示范班,每天都在山上跑,到处去對抗比赛和示范,己经累惯了。


师里重点的战前訓练放在了班进攻, 排进攻, 連进攻及营进攻;連隊的重点战前訓练则放在了战斗行进间射击, 夜间射击, 丛林抵近射击, 丛林间行进方向辨别, 各种类別爆破用品的使用, 地图使用以及战场救伤等。


一边訓练, 一边看着后面的部队源源不斷地向前开進,步兵, 坦克兵, 通訊兵, 運\輸兵. 高炮兵也來了, 戰時临時野戰醫院也來了。弹药堆得到处都是,軍用物资也源源不斷地向前运.


越南翻譯也开始分配到了連隊,他们基本上都是在那些越南归侨中临時征集的。


軍事学院和步校的学员也不斷地分配到各野戰部隊准备接受实战鍛练。他们很快在战场上就会用作补充干部伤亡。


民工一批一批的从广西各地趕到. 担架隊也不断的前來。

电影队每天都在放映那几套老电影,“英雄儿女”, “南征北战”, “董存瑞”, “狼牙山五壮士”等,其他就再也想不起來了。这算是战前的政治思想工作吧。


那時候士兵的思想也简单得很,只有一腔熱血。


第一批从南京和福建來的補充兵到了,基本上都是老兵。每个連隊都分了好一些。我们班也分了一個,姓施,从福州部队調來的。說老实話, 真替他们担心。 我们老部队的长期都在一起訓练,大家的分工合作, 一举一动, 都巳经有了默契,战场上這都是与生死有关的。可他们怎麽办?


時间一天一天的过去, 這里一天比一天紧张。


每个連队排着队打防疫針. 不知道打了些什麽,也忘了打了多少針。


每人还发了一套新軍装和一双防刺鞋。大概算是壽衣吧。


打仗時有的兵还舍不得穿, 想省着到時拿回家呢。那時候穷啊。


戰時用的雨布、急救包也都发了。

从火車鉄道穿过这个小山头不远, 就是友誼关的零公里处. 左边的路, 就是通往米七19号界碑的唯一道路. 當年163师的487团一部, 488团和55軍坦克团三营都是从这条唯一的道路出发經米七进攻越南同登的. 战斗英雄李德贵就是在这里帶着他的坦克連出发, 配合我们团进攻同登.


山洞在战时用作伤员分流. 牺牲的战友就在此处分流, 然后抬到照片右方不远的一间小鉄皮屋子进行洗沐, 打包及登記.

压缩并干也发了,說好了留着打仗时才能吃,可大家都偷偷地先尝个鲜,还不錯,挺香的。


到后來打仗時吃多了以后誰看見都怕,可那已经是后話。

(7) 捕俘行動和163师第一位牺牲的战友

在我方20号界碑外, 扣考山和我方19、20号界碑國界綫之间, 战前曾经发生过捕俘战斗。


在1979年大年二+八的那一天, 我们突然被召到了營部,胡副团长,刘營長和我们連的刘連長都在那里,看陣势我知道马上會有行動了。


“我们团里的侦察排, 将要在这两天出境执行捕俘行動,你们也要参加他们的行動。”胡副团长簡單地把我们的任务說了一下。


我们的任务是“侦察兵进行捕俘前提早进入敌方的指定位置潜伏. 侦察兵行動时, 负责阻击和掩护团侦察排进行捕俘及撤退,目标是越南扣考山和我19、20号界碑之间的一个越軍哨所。”

當天下午, 我们到了米七前沿的陣地进行了現場侦察并制定了进入越南境內的路线和后撤路线。


团里的侦察排将由19号界碑前出, 向左面的扣考山进发。


我们则需在20号界碑位置出境,然后向右进入指定位置。在地图上看, 从我们的出发陣地到指定潜伏位置路程并不远,但在陣地上可以看到沿着這條路线的都是深山密林,當時我们預計需要约三个時才能到達指定位置。


回去后我们马上开始准备,除了本來的装备外, 每人特別多领了150发子弹. 因为我们负责阻击和掩护, 多帶点弹药, 心里总是放心些. 接着营里又增派了一个重機槍班给我们。


當天晚饭后我们就接到了連里的通知,准备明天早上0時0分出发, 7時0分前到達指定位置, 7時30分开始行動。


由于我们还沒有正式向越南開戰. 連長特別告訴我们,“如果发生意外, 上级指示說大部队不能越境营救,你们必须独立作战,自己想办法返回。”


从那一刻起,我们都非常紧张。虽然大家沒有說出來,但可以看得出来,大家都有点那个,毕竟是第一次,哪能不紧张, 哪能不害怕?


快晚上12点了, 我们已经进入了出发陣地,突然接到通知說:“今晚取消行動, 其他另行通知。”


第二天是大年二+九, 米七村里的老百姓都在忙着准备过年,我们却静静地等待着。我们知道那一刻很快就要到來了,我们将要第一次将准星瞄准另一个生命,我们也将可能第一次被別人瞄准。


等着, 等着, 等到了晚上的10点鐘, 我们的胡副团長來了。我们知道該出发了,沒等他說話, 就开始拿起了我们早已准备好的装备。


我記得那一天晚上, 天是十分的黑. 既看不見月亮, 也看不見星星。我们静静地向指定位置进发. 走在前面的是我的副班长帶领的尖兵小组。密林中的路比我们想象中难走得多得多,其实根本沒有路,我们靠着三把开荒刀在开路。


害怕这个词,在我们离开陣地出发的那一刻就已经远离我们。接着而來的就是担心, 担心不能按時到達指定位置, 担心迷途, 担心侦察排不能准時到達, 担心开枪時會有臭弹, 反正什么都担心。


还好,平時訓练時地图作业和野外方向识別都过关。花了整整6亇多小時, 好不容易终于到達了指定的位置。人数也沒少,刚把重机枪和班用机枪的火力位置佈置完毕,天就已经开始亮了。


我们班里有好几个都是特等射手,在軍里,师里都挺有些名氣. 再加上有一挺重機槍壮胆. 我们想应該沒有问题吧。我们大家对56半自动步枪情有独鐘, 在200米內, 我们都自信有百分之百把握. 現在大家都按照平時訓练的方法, 各战斗小组分別在不同的位置准备好了.


敌人的哨所在我们的右下方大概150米左右, 侦察兵们将會对这个哨所进行攻击捕俘. 我们则要负责阻击和掩护, 射杀其他可能出現的越軍。

那是大年三十的早上。 约定动手的時间刚到, 就传來侦察排那边微声冲鋒枪的枪声和敌人的叫喊声。沒多久又传來了敌人銅鑼声,一听就知道是敌人在呼救。


沒两三分鐘,就看見越軍哨所和扣考山之间的一条村庄里有一批约一個連的敌人冲了出來,企图包围侦察排。


为了分散敌人的注意力和阻慢越軍对我侦察排的包围, 我下令开枪阻击。這時传來侦察排有人受伤的消息, 我们只好派一亇战斗小组前出协助抢救伤员,并引领侦察排按我们前出的路线撤退。我则和其他战友继续阻击越軍。


班里的全部火力都集中打向村庄里扑出來的越軍,重机枪则封鎖扣考山脚公路上准备过來支援的越軍,看來情况暂時受到了控制。


伤员抬回來了,是他们的一亇班长。姓覃, 广西人。伤得很重, 子弹从右手射入, 穿过胸部然后再从左手肩部出。子弹應該是贯穿了两边的肺部,血流得像水喉流出來的水一样猛,可人还是清醒的。


侦察排开始撤退。


我们开始了掩护射击,每个人都恨不得把全部的子彈都立即射向越軍。这時, 越軍在扣考山半山陣地的高射机枪檔檔檔的响了,廹击炮也开始向我们的位置打來。 炮倒沒什么,他XX的高射机枪可真要命,这是我们第一次被越軍用高射机枪平射,看來我们是第一批经历被越軍高射机枪平射的士兵。


自越軍高射机枪和廹击炮向我们开火后,我们就开始了交替掩护, 不断地在改变射击位置。看來平日訓练的单兵战术在战場上还真幫得上忙。


侦察排的战友已经回到了国境线的我们这边。我们於是开始了交替掩护撤退,一边打一边退,好不容易也回到了国境线的我们这一边。


看看手錶, 刚好是下午3时正. 不知不觉打了整整快8个小時. 检查一下彈药, 我的冲鋒枪也就剩下两个还滿的弹夾。


侦察排的一班长因为伤势过重和流血过多,牺牲了。


这是我们第一位牺牲的战友.


这也是163师在1979年自卫反击战中第一位牺牲的烈士。


他的名字叫覃凤寬。

(8) 163师临战前的最后准备 – 600個整齐的墓穴

我们每一个在前线的士兵現在都感觉得到, 战爭马上就要开始了。所有从营房帶來的本來就已經不多的生活用品, 除了身上的那套刚发的新軍裝外, 全部都被命令打包送至金雞山的坑道仑庫。


現在已经不是打不打的问题了,而是什麽時候开始打。


大概在2月的10号左右, 有一天, 我们营接到了命令,部队到隘口卡防附近的一个山坡上挖掘600口墓穴,建立臨時烈士陵园。


这是让我们这些才刚刚18、20岁的士兵去替自己准备墓穴。


想象一下, 那時的情景多么的悲壮!


只有中国的軍人才有这样的勇氣!我还沒听說过有哪一亇国家的士兵在冲鋒前得先把自己的墓穴挖好。


整整齐齐的600口墓穴准备好了。滿山挖出來的黃土把那春天刚刚長出來的綠草苗都压死了。


每一个墓穴都是一样的长, 一样的宽, 一样的深. 比平時在連队里搞队列还要整齐。


路边走过的大媽掉眼泪了。


路边走过的姑娘哭了。


路边正在耕田的小伙子也禁不住在摇头。


可我们沒有哭! 我们的士兵们一个都沒哭,連眼泪都沒有掉,马革裹尸,是軍人在战场上的最高荣譽。


這就是中國的軍人!多么單纯可愛的士兵.

163师在1979年自卫反击战牺牲的烈士大部份都在这个烈士陵园

其实,163师487团部分烈士和488团的烈士當時并沒有葬在匠止烈士陵园。他们在战场经米七下來后, 葬在隘囗的陵園。上世纪80年代,凭祥市政府统一安排,把他们分別安葬在今天我们看到的南山烈士陵园和匠止烈士陵园。


开始的時候, 每一堆黃土上只树了一块木條, 木條上注明烈士的姓名和所屬部队。战后地方政府和部队一起,用了三个月才把正式的烈士陵园修好。


在1979年的中越自卫反击战的同登和諒山战役中, 我们163师留下了600多位兄弟在这里。


这中间有和我小時一起上学的同学, 有和我一起上山下乡的知青, 有和我一起入伍新兵营里的新兵, 有和我一起在連隊进行战术訓練的战友, 有和我睡在一起教导队里的兄弟, 更有和我在一条战壕里共同战斗的战友。


他们當時的容貌永远永远銘刻在我的脑海里。


今天,我们已经步入中年, 只有他们还是那么年輕。

照片上陵园的墓穴就是我们在战前挖的墓穴。

我们这几个在战场上幸存的士兵战后又回到了原地,令人悲痛的是,身边和我们一起挖掘这个烈士陵园的許多战友却永远睡在了這里。


战场上幸存的士兵, 再也沒有了过去的那份单纯. 也再沒有了过去的那种可愛。 我们的一生已经因为战争而彻底改变了。


只有那些在战场上死过几回的士兵, 才能真正懂得生命的宝贵。


只有和平才是軍人最大的軍功章。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7-8-22 15:48:56编辑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81

主题

0

好友

3468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0Rank: 10Rank: 10

UID
108738
帖子
6700
主题
381
精华
0
积分
3468
威望
3468
金钱
21778 分
阅读权限
150
在线时间
412 小时
注册时间
2003-4-10
最后登录
2018-4-15
发表于 2007-8-22 15:56 |显示全部楼层
骑友大本营会员群

(9) 进攻日期

仗看來己经是非打不可了。


哪一天會是总攻的日子呢? 我们自己每个士兵心里都在问,敌人就更不用說了。


1979年的元旦。這一天可是统帅们最容易选中的总攻日期,因为节日总是敌人最容易大意的日子,任何一位统帅都喜欢这一天。

越南北部的一线部队接到了“中国軍队将于79年元旦进攻”的战争警报。


全线陣地、哨所、公安屯、屯兵洞,枕戈待旦地虚驚了一场。 可沒有任何动靜.


1月5日? 又是一场徒劳的虚驚。


1月15日? 又是假的.


1月28日? 还是沒有動静。


日本每日新闻在2月12日预言


“中国軍队大约在10日前己全部做好了战斗准备,中国是否开始大規模进攻, 這要看今后一周的动向而定。”


“中国軍队将选择两条路线进攻 :


(1) 从友誼关到越南同登這条路;


(2) 在此西北一百公里与越南高平連接的公路。”

此時此刻, 我们可沒有像电影上描写的那样豪言壮言。


每天大家的談話內容, 都是互相如何在战场上掩护对方, 保全自已, 完成任务.怎样使用各种装备。


大家都在准备遗书。


突然之间, 我们发現了一件事,現在我们的心情为什么和我们以前在电影中看到的那些战前士兵们的豪言壯語不一样?


醒了, 我突然醒了,电影上的可靠不住。


我告訴班里的战友,“打起來的時候, 千万不要像电影中的那样沖鋒,保全自己最重要, 爬也沒有关系, 只要打下山头, 准時完成任务就好了。”

(10) 半边天都红了


这一天终于來了, 那是1979年的2月17日。


从連里的迫击炮,到軍炮团的火箭炮和榴弹炮,都在早上6着時张开了那血红的炮口。


坦克部队轟隆隆、轟隆隆地一輛跟着一輛,在战時急造軍路上排着队准备出击。


战后很多人都說为什么要在反击战中讓坦克部队在这种不利的地方出击?其实他们是有所不知,越南人早在战前就已经构筑了各种各样的坚固陣地,我们步兵在这种陣地攻堅战中需要坦克的火力支援。坦克部队是为了火力支援步兵才去冒这样大的風险的,沒有他们, 我们不可能那麽顺利。


連隊里的士兵都已经把枪里的子弹压了上膛,手榴弹的盖全都打开了;爆破筒,炸药包都已经抱在手中;一个一个的排雷组、火力组和突击组都按照出发的先后排列着;連長们都忙着给各个班排长最后明确各人的分工。


班排长们一次又一次地在检查每一位士兵的各种装备,一次又一次地在安慰和鼓励每一个士兵。大家都靜靜地等着,等着那一刻的到來。


其實說老实話,心情紧张的又何止是战士呢?


毕竟大家都是第一次上战场。


在每一个士兵的心里, 那一刻是怎样想的已经无法一一考証。


想起了那远方的年老双亲?


想起了那牙牙学語的儿女?


想起家乡里那美麗的女朋友?


一个士兵, 虽然可能是他母親的全部,但在战场上,在那充滿了血与火的地獄中, 他只能是滚滾鉄流中的一颗小沙子。


太微不足道了!


一将成名, 需要多少这些小沙子才能筑起他们到達将軍樓的台阶,我们红一团出來的200多位将軍的后面又有多少这样的小沙子啊!


17日的6时25分, 大炮终于响了。


地动山摇, 一瞬间隆隆的炮声震醒了南疆的大地。半边天都红了。


不. 应該說天的两边都红了。


我们的炮兵陣地这边喷出了血红色的火熖,傾盆地把火熱的鉄水倒向了越軍的陣地。


越軍陣地上那边血红色的火熖把那些残缺的躯体拋上了黑暗的半空,各种各样的残肢連着血淋淋的肉块被炸上了天, 然后又再倾盆大雨般地降落在還在燃烧着的大地上。

130火箭炮, 152榴弹炮, 130加农炮. 各种各样的大炮都在喷火。


軍區的炮一师, 55軍的炮团和163师的炮团把他们50年代和60年代仑庫剩下來的老炮弹倾盆地倒到了对面“世界第三强大的軍事強國”的陣地上。

其实,有一條可能很少人注意到, 中国軍隊炮兵的火力编成在1979年就超过了一贯强調炮兵的苏联。


我们看到了天空中一个奇觀, 黑暗的天空中不時閃現了像國庆典礼上的煙花,其实那是双方炮兵对射時, 双方的炮弹在黑暗的半空中相撞了。


高射机枪在金鸡山的顶上向同登的越軍陣地喷出了曳光弹的火龙。曳光彈像金蛇一样在飛舞, 伴隨着死神,在上空摇摆着它们那桔红色的尾巴。


在163师487团友誼关的前沿陣地不远处, 有一座三孔桥. 战前越軍在那里派驻了一个工兵連进行扼守,预先安放了半吨TNT炸药,并装好了电源引爆装置,妄图在我軍发起進攻時炸毁那座桥, 阻止我487团前进。


沒有想到我师的炮团一輪大炮打过去,整个工兵連100多号人被打掉了一大部分,我们后來路過時, 看到的是一大片、一大片的污黑血迹, 残缺不全的尸体和肉碎,連河里的水都是紫紅色的,有很多越軍至死那一刻連褲子都來不及穿。三孔桥當然就來不及炸了。


大炮兵主义就是这样用血红的炮火把越軍防御的鋼筋鉄骨一点一点熔化的。

隨著炮兵15分鐘的炮火准备, 步兵终于开始进攻了。


我们也开始走向那充滿了血与火的战争。


沒有电影中常見的軍號声, 沒有电影中常見的举着红旗沖鋒的场面,只看見步兵一个小组接着一个小组地向前運\動,标准的班进攻和排进攻而巳。


隨之而來的是此起彼伏的爆破筒和炸药包的爆炸声和火球,接着下來的就是那漫天的枪声。


炮火还在继续向敌人的纵深延伸。


李德贵和他的驾驶员許森冲进同登探某的越軍炮兵陣地,橫冲直撞,击毀了两门越軍火炮,两挺高射机枪和六台汽車.


(11) 必争之地和敵我态势

諒山位于越南北方与中國广西的边境上的一个交通要道,離中越边境十八公里, 離越南首都河內130公里。諒山以北至中國边境一帶, 是层峦起伏、丛林密布的典型亞熱帶山区。諒山的奇穷河以南至河內一帶, 则是水网密佈的北部平原,那里的扣马山、扣當山、巴外山和扣考山一起组成了一圈对諒山的天然屏障,地势万分险峻。


歷史上如要对此地的交趾野人用兵, 諒山都是兵家必争之地。誰守住了它, 南方來的敌人就不能踏入我广西一步。拿下它便是一马平川,可直取河內。

在50年代,法國人曾经飲恨在此;60至70年代美國的士兵则根本无法到達此地。


此地乃历來兵家必争之地 !

同登则是越北諒山的要塞门户,扼扣着中越两国之间广西方向的主要交通要道,唯一的由广西至越南首都河內的鐵路和公路都路经此处。 歷史上在美国和越南的战争期间, 此帶就是越北軍政的最后指揮中心。

同登坐落在群山之中,東邊是扣考山,西南是滿布大小天然溶洞的陡石山区, 紧扣着从同登到太原的唯一公路。西边的339高地和炮法国炮台则把扼着从高平至諒山的唯一公路。東南方向的探垄则扼扣着从同登至諒山的鐵路和公路。 這一圈天然屏障形成了护卫同登的天险。


欲下諒山必先取同登,已是自古以來兵家公認的事实。


許和尚在战前向中央軍委報告時就曾预言:

“由于同登地位的重要, 决定着我们必须夺取它。也因为地位的重要, 敌人必定死守它。這就必然会产生夺取和坚守的激烈战斗。夺取后我方要控制住,越軍要反击夺回,就可能反复争夺。在这里的战斗將是十分激烈的。”

許和尚在广州軍区前指的会議上又指出:

“由于同登是个軍事要塞,越軍的作战指导思想和作战原则又是 ‘一线坚守, 一线取胜。’ 因而这里的兵力密度大, 陣地坚固, 火力的密度和周密程度也很大, 障碍的密度也很大, 这些都要比一般一线陣地防御要大得多。”

同登, 我们看中了它, 越南人也看中了它, 全世界的目光都看中了这一在地图上小得沒有任何标記的点。



我广西前綫的东线部队正面为越军第一军区,部署有陆军11个师另9个旅/团,成两线配置。

第一线为高平、谅山、广宁省广大地区,部署6个师另6个团。其中,325B师位于先安地区,338师位于亭立县太平地区,3师和473师位于谅山地区,304师位于北山地区,346师位于高平地区。

第二线为河北省和北太省地区,部署5个师另3个旅/团。其中312师位于太原地区,431师位于慈山地区,327师位于东潮地区,329师位于鸿基地区,242海岛守备师位于锦普地区。

拱守諒山同登一帶的越軍主力部队为隶属河內第一軍区的越南人民軍第3师. 这支部队又稱“金星师”,組建于1965年9月,其称号取“南方的一顆金星”。此师为越南南方对美軍作战的主力部队,与其他头等部队如312师、316师、304师和308师齐名。

越軍三师师长为阮文球. 驻地在陆南. 第三师下轄2团, 12团, 141团和68炮团. 其中12团曾“英雄团”称号.,擅长进攻, 能打近战, 夜战,在与美軍作战中功勋赫赫。另外,141团则能攻善守,曾“越南人民武装力量英”称号。

防守同登地区的越軍主力部队为第三师的12团和配属該团的独立205营, 公安12团1营及第三师的高炮营,另获得第二軍区独立166炮兵团的兵力与火力支援,另加同登地区的地方武装民軍。

根据越軍战后出版的“金星师”师史記載:

原三垄越軍陣地的兵力在2月17日我軍总攻开始时应該为12团的一个步兵营另2团的一个步兵連,另外再有一个营的地方民兵。

同登西南方向的339高地的越軍人数应該是一个步兵連又另一个步兵排,再另加越軍炮兵12营的两门85mm炮。

越軍在探某陣地動用的是他们12团的一营和四营.总兵力該为两个营。

根据原來自我55軍的广州軍区參謀\長周德礼战后的总结:

“越军经过长期的准备,构筑和设置了大量的工事、障碍,除同登火车站构筑了有坑道和永备工事外,在同登周围各要点和同登附近的1、4号公路两侧各要点上均构筑了2~3条可容纳10~12人的马蹄形、丁字形短洞、“A”字形土木质工事、大型掩蔽部、火力发射点,并以交通壕相连,形成支撑点式环形防御体系,在与我接壤便于人马通行的地段,越军均设置了防步兵地雷场、铁丝网、铁刺、竹签、陷阱等障碍物。在便于坦克运动的友谊关至同登的1号公路上,设有防坦克障碍和防坦克雷场等13道障碍物,弄怀至苦大的简易公路上,也设有防坦克雷场、防坦克壕、栏障及石墙等障碍物。”

許和尚到底會把我们哪一支部队放在这里呢? 这里可都是火和血啊!

在許和尚手上的兵力共有6个軍:41軍, 42軍, 43軍, 50軍, 54軍和55軍,全是原東北四野的老部队。

41軍的前身是東野4纵,曾参加東北辽沈战役中的新开岭战役,首次在东北全歼敌人整编师。林彪當年在东北的5虎之一。塔山英雄团就是出自該部队。

42軍的前身就是东野5纵。首任纵队司令是万毅。 該部队在48年参加了歼灭廖耀湘兵团的战役。42軍是首批赴朝的部队,参加了全部1至4次战役和3年半的防御作战。


43軍的前身是東野6纵,紅軍名将陈光为首任纵队司令。43軍也是林彪當年在东北的5虎之一,此部队是東野著名的“两头冒尖”部队,对敌人凶,对自己人也凶。東野6纵的前身就是叶挺独立团,参加八一南昌起义后, 由朱德和陳毅帶領上井岡山,成为中國工农紅軍第一軍團的第二师,強渡乌江,飞夺泸定桥, 突破天险腊子口都是該部队。参加了抗日战争期间的平型关战役,最后由東北打到了海南島。

50軍的前身是辽沈战役中起义的國民党60軍。軍长为曾泽生,抗日戰爭期间驰名中外的雲南子弟兵,成名于台儿庄大战。1937年, 4萬雲南弟子开赴台儿庄. 27天內牺牲了2萬人,硬是守住了防線,唱着軍歌,从雲南再走來2萬士兵,顶住了曰本小鬼子的进攻。


54軍的前身是原四野的44軍和45軍。

44軍是前東野7纵,赫赫有名的邓華纵队。邓华为首任纵队司令,陶鋳为 政委。参加过辽沈和錦\州战役。

45軍是前東野8纵,唯一由地方部队打成主力的部队。黃永胜为首任司令。


54軍首任軍長丁大胆丁盛帶軍参加了朝鲜的金城战役和1962年的中印边界反击战。

55軍由前身東野11纵, 12纵和陈明仁起义部队组成。陳明仁是唯一一位既是國民党上将, 也是解放軍上将的軍人。

55軍前身部队是48軍軍部及144师和49軍的145师。

144师前身是东野11纵,再前身就是抗日战争中林彪115师的独立团。河北隆化战役中的战斗英雄董存瑞就是出自該部队。

145师前身则是由江南北上的新四軍组成,前身为東野12纵,就是當年的“好戰分子”鐘伟用他的性格和作风硬把新成立的12纵帶成了主力部队。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毛澤東在这支部队起义后,安插了秋收起义时组建的,同样是驰名中外的整编紅軍团——“红一团”进入起义部队,并编在163师。

红一团本身在歷史上对共和国贡献了包括两位國防部長在內的200多位將軍.

1955年国防部授勋的時候, 252名中将以上的高级将领中, 六分之一的授勋高级将领是“红一团”走出來的。

該团成立于1927年湘赣边界秋收起义。1927年9月部队在三湾村被毛泽东改編為中國工农紅軍的第一軍第一师第一团,在紅軍长征路上担任长征先遣团。抗日战争時期是林彪115师的独立团。

闻名的“大渡河連”, “狼牙山五壮士連”, 击毙日本侵华最高级的将领“名将之花”阿部归秀中将的“黄土岭英雄炮連”及平津战役的“密云尖刀連”等多亇英雄連隊都在此团。

由於红一团的关系, 1979年中越自衛反击战前, 很多原來在红一团战斗过的將軍们都喜欢把自己的下一代送回自己战斗过的部队去鍛练,再加上在70年代, 无論是农民的儿子或是将軍的后代, 當兵已经是年轻人最好的出路.

战斗打响時, 163师起碼有超过150位正师级以上將軍的后代在連隊里當士兵,伤亡了好一些。战后总结, 还好,沒有一位給他们父輩丟臉。

说到此,有题外話一段。丁盛在抗日战争時期曾是这个团的团長,有一位儿子, 當年在我们团當一个副連长,一等一的軍事尖子,我们从新兵营开始就尊他为偶像。

战争开始, 部队开拔,他接到了命令。因为他父親和林彪案子有关, 所以他成为“有可能在战场上有问题的干部”。 因此不准參战,留守老营房。这把他氣得快昏過去了。他为此到处求情,要求参战,最后还是沒有批准。他氣得留下了一句話:“我要求上前线打仗, 流血牺牲. 难道去找死都不成? ” 到今天他还为此生氣。

战后写战斗总结, 人们还是偷偷地請他幫忙。而这些战斗总结却一直被送到了中央軍委,到今天, 各大軍事院校还在用作教材。

战后我们和他开玩笑. 还好不要他去, 要不然, 友誼关的烈士陵園一定多了一位烈士。

大家都争着负责打同登和諒山這個战役。

誰都知道这里将會是一场恶仗,可大家都知道, 这里将是一仗成名的地方。

許和尚却点了55軍的将,指明由163师打主攻,负责攻打同登。

為什麼点了55軍的将?

不知道! 到現在我们也不知道!

至于后來为什麽再用55軍和163师主攻諒山,大概是因为这支部队在同登战役已经打红眼了,成了一只红了眼的老虎,两只眼睛都在滴血的老虎。

尽管在同登战役的那几天部队也有不少的伤亡, 也补充了不少福州軍區和南京軍區的补充兵,想不到部队还是能打,而且越打越勇, 越打越鬼,越打越巧。

大概这就是李云龙所說的那样, 只要这个部队的魂在, 部队打光了,补上去还是继续能打。

我们知道同登战役和諒山战役对整个中越反击战的重要性和必然性,双方都知道, 此两地必打不可, 非恶战不可,毕竟這是唯一直通河內的公路和鉄路线。

越南人要守, 只能在諒山及同登一帶可守, 过了諒山, 也就沒有什麽地形上的优势。

我们要攻河內, 只有攻下同登和諒山, 越南北方的大门也就打开了。

双方都把拳头部队放在那里,双方都把主力放在那里,每一寸土地, 每一座山头, 每一条河流和每一间建筑物的位置都在双方炮兵的射击諸元数据庫內。

163师的兄弟们将要这里接受血与火的洗礼。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7-8-22 15:56:46编辑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81

主题

0

好友

3468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0Rank: 10Rank: 10

UID
108738
帖子
6700
主题
381
精华
0
积分
3468
威望
3468
金钱
21778 分
阅读权限
150
在线时间
412 小时
注册时间
2003-4-10
最后登录
2018-4-15
发表于 2007-8-22 16:05 |显示全部楼层
骑友大本营会员群
(12) 进攻方向和战略战术


當年的我, 只不过是战场上的一名无名小卒,不要說整個广西前线的作战意图 和战略战术, 就是163师的作战任务也由不得我们去了解和知道的,我们當時就像邓小平形容他在紅軍长征時的那样,只是跟著大部队走。

战后才对1979年當時我軍的作战意图、战略战术和各部队的分工有了些初步的了解。

當年,許和尚对他手上6个軍兵力的战斗分工大概可以简单总结如下:

广西前线分两亇主戰場:由西向東,第一个是高平, 第二个是同登和諒山。

(1) 41軍和42軍和部份54軍负责高平战役;

(2) 43軍, 50軍, 55軍, 和部份54軍负责同登及諒山战役。

另外,以下助攻部队各軍的任务如下:

54軍兵力一分为二,54軍主力负责长途穿插至東溪, 协助41軍和42軍对高平的合圍;54軍的162师则负责穿插至七溪,掩护55軍进攻諒山時的右翼, 并阻止太原方向越軍对諒山的支援。

43軍及50軍的148师负责攻击禄平方向,掩护55軍进攻諒山時的左翼, 阻止越軍西援諒山并切断諒山守敌海上南逃的路线。

同登、諒山方向的战斗可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同登战役,在这个战役中,55軍的3个步兵师是这样排列的:

(1) 163师的3个步兵团负责主攻同登。

(2) 164师负责由攻击扣考山开始, 掩护163师左翼. 并从左侧对同登形成
第二层包圍圈。

(3) 165师负责由攻击巴扁山开始, 掩护163师右翼,并从右侧对同登形成
第二层包圍圈。

负责主攻同登的163师的战斗队列如图中所示:


(1) 487团负责正面攻击. 由友誼关出发, 沿唯一的公路和鉄路線向同登
正面推进。

(2) 488团负责由友誼关左侧的米七出发, 掩护487团左翼, 包抄至同登
与諒山的1号公路交會點——探垄陣地. 阻击諒山方向和太原方向
軍,包括其第二軍区对同登的援兵。

(3) 489团負责由友誼关右侧的弄怀出发. 掩护487团右翼,包抄至同
登、太原和諒山的公路交會點.与488团會合并形成对同登的包圍。

整个同登战役的战略战术可以简单总结成以下几点:

(1) 一点两面的攻击策略

這是典型的四野林彪惯用的戰略戰術. 以163师为例. 487团是点, 488
团和489团是面;如以整个55軍來看,163师是点, 164师和165师则是
面, 一点正面攻击, 两面包抄合圍。

(2) 圍点打援

當163师的老边师长用了他看家的部队——红一团, 作为对同登的正面主
攻部队時, 他用了488团和489团编织了一个口袋. 有計划地,有准备地
在探垄一帶阻击諒山越軍三师和太原越軍的援兵,以消灭越軍有生力量。

55軍除了編织163师的口袋, 还同時使用164师和165师编织一个更大的
口袋。


(3) 梳头, 拉网收口和清剿

第二阶段的諒山战役是从1979年2月27日正式开始的。早在2月25日, 許大和尚就决定了把第二阶段的諒山战役的主攻任务再次交给55軍,并且把正面由同登諒山公路和鉄路向諒山攻击的任务再次交给163师。

还是一点两面:一点是163师,两面是164师和165师。

这一次,在諒山的東南面和西南面, 許大和尚另外又加了两面:

50軍的148师负责掩护55軍的左翼. 包抄到諒山的左后方。

54軍的162师负责掩护55軍的右翼,包抄到諒山的右后方,形成第二亇包圍圈,并负责打援。

在第二阶段的諒山战役中,55軍的基本戰斗排列是这样的:

163师担任主攻任务,作战队列成两个梯队, 在303高地至巴罗地段展开. 主力沿那來向扣馬山地区实施主要突击,由487团负责,489团沿鉄路向諒山推进,488团暫为预备队。


右翼保障163师487团突击的是165师的493团,左翼保障163师489团突击的是164师。

164师的右翼仍是54軍在七溪的162师,165师的左翼則是50軍的148师,攻进諒山市時, 488团和489团轉为主攻部队,并肩向市区进攻,487团为预备部队。

(13) 第一支担架隊

战场上看到的第一支担架队是在1979年2月17日的清晨,那是总攻开始后的不久。每一副担架都是由3至5名支前民工抬着,一队担架队總有大概20至30副担架. 后面跟着几个护送担架队的战士和一些輕伤能自行下战场的士兵,也有那么一两个衛生員跟著看护。


担架上總有一张棉被, 还活着的伤员会把头露出來. 如果棉被把整副担架都盖着, 那就是已经牺牲了的战友。

很多人都会向我们打听,战場上是怎样处理自己牺牲的战友的。


如果是战斗防御, 那就好办了,把他们集中在战壕內, 等待二线部队把他们送回祖国。


當我们在向敌人进攻時如果有战友牺牲了,在战斗间隔的時候, 我们一定会把牺牲了的战友遗体抢下來,整理一下, 放在一起,等待二线部队或民工把他们送回去。


但是如果我们在進攻后不再在原地停留,那就只好等后续部队上來后由他们处理。


但有一条, 就算是残缺的遗体,我们部队也一定把他们送回去,好好安葬,决不把他们留在越南。


當然,也有些牺牲后馬上找不到的烈士, 我们师有專門的战場打扫队. 專门寻找他们。

炸飛掉的當然也有。

回到后方的烈士, 除了登記他们的个人资料和所属部队番号外, 后方给他们洗沐,然后換上新軍裝,再抬到烈士墓園。

进攻开始后被163师师医院用作其中一个牺牲烈士的处理中心。

米七出发陣地的路就在旁边,163师487团部分的烈士和488团的烈士都是经米七运回祖國的,他们就在這间小房子里被进行登記,洗沐,換新軍装和打包的,然后再被送到山上的烈士陵园。

战争打到諒山的時候,特別是扣馬山战役,战斗結朿后因为刚好已经是晚上. 山又高又陡. 天又不断下雨,而且到处是地雷. 担架隊根本上不去, 488团的一个連有20多个傷员, 攻打扣马山战斗结束后的當晚送不下山,到第二天大部分都牺牲了,只剩下一个北京的排长和一个珠海的士兵活下來了。

跟著163师的担架隊,大都是當時在广西各地征集的复员退伍軍人和當地民兵,他们在同登和諒山战役中也作出了很大的牺牲。

軍人是服從軍令上前线, 民工是为什么申請上前线呢?

軍旗上也染有他们的鲜血!

绝大部份的支前担架队都是由广西當地的民兵组成的,他们都是以當時的公社为單位。部队在向越軍发起攻击時, 他们就在后面跟著。部队过去后他们就负责把死伤的士兵抬回国內,从国內返回前线時则负责把一些軍用物资, 包括补充的弹药, 干粮食品, 救伤药物和其他必需品运往前线。

广西和越南都是亚热帶的丛林地区, 山势万分险峻。每运送一位伤员, 就需要3到4位民工;每从一座刚刚攻打下來的山头抬一位伤员下山, 就得好几个小時,而且还得冒着越軍的炮火袭击和游击队的袭击。

同登战役的早期, 我们的担架队和伤员经常在往返前线和后方的途中受到越軍和他们老百姓的袭击,有好一些伤员就是这样牺牲的,担架队员也牺牲不少。

千万別忘了他们!


(14) 血与火的考验

从第一次抬起枪, 把准星瞄准第一个你要杀的敌人時, 相信每一位从战场上走下來的士兵都会告訴你同样的感受,心跳加速, 喘氣和紧張。


當你身边的战友受伤或牺牲后, 你的血就会开始燃烧,眼睛就会开始发红,到那時候如果你的对面有一个敌人, 你必定会毫不考虑地把你手中枪里的子弹毫不客氣地全部射向敌人的躯体.

尽管我已经有了上一次战前捕俘的经验, 可第一天参加战斗前,心里还是挺緊張的, 可說老實話,又不能在战士们面前表露任何緊張的心情。

等待进攻是对人最大的折磨, 當枪一响, 向前进攻時心情反而好受些,因为那時脑海里想的只有敌人会在哪里,我们应該怎样接近敌人和消灭敌人。


从第一次瞄准敌人, 到最后英勇杀敌. 对每一个士兵來說, 都有一個过程。这个过程有长有短,但是对每一位士兵心靈的考验都是一样的,战争彻底地改变了我们的余生。

害怕死亡是人的天性, 整天掛在咀边想打仗的人十有八九在战场上是狗熊. 大炮打响前誰都害怕. 这時部队的凝聚力就靠班排长. 有時候一点点的关心和安慰就已经可以安稳軍心. 士兵们最不願意見到的班排長就是那些光会唱高調的头. 战场上一般坏事的都是这些人.


在同登战役的初期,敵我双方几百门各种口徑大炮的相互对射。双方两萬名才十八九岁的士兵手中的各种武器, 步枪, 冲鋒枪, 班用机枪, 重机枪, 40火箭筒, 高射机枪和喷火枪的嘯叫, 冰雹一样的手榴弹的对砸,炸药包和爆破筒轟隆隆的爆炸声,燃燒彈, 照明彈, 穿甲弹和曳光弹把每一座山头都照亮了。


同登城內的房屋被打得熊熊燃烧,夜间滿城都是火光, 如同白日,白天则濃煙滚滚, 滿目火紅。


牆上濺的血,路边沟旁的残肢,炮弹坑窪汪着的血和雨水。


被雨水泡得發白的尸体, 在烈日下由白色变成绿色, 再变成黑色。亚熱帶的氣候把那些尸体吹氣似地臌涨起來,再在黑夜里尸爆,继而传來要命的尸臭。


尸臭的味道啊, 开战后的头两天, 別說吃東西, 整天都在想吐, 脑袋熏得刺疼. 几天过后就什么都聞不出來了。


想起現在的电视和电影上, 如果到了这份上, 什么祖國啊, 党啊, 立功啊就他XX的都來了。


說實話, 到了那份上, 我们脑海里想的就只有“打”。


現在的年代有很多假仁假义的新說法,老实告訴你吧,要么杀人, 要么被杀, 軍人在战场上并沒有更多的选择。

有一位老軍人说过“战争在鋳造生死与共的热情和献身精神的同時, 也在鋳造冷漠,残酷和野性,二者是统一的,统一于战胜敌人的目的。”


战争并不是士兵的选择,后人要怪罪, 也只能怪罪于帶领他们走向战争的政客。

每當战争車轮起动的時候, 玉石总是一并俱焚,天使本來就喜欢和魔鬼共舞。

不管在朝鲜战场上的那些“最可爱的人”, 还是1979年那些“新時代最可愛的人”, 甚至未來战争中的那些“最可愛的未來战士”, 在战场上時他们都只有一个他们并不一定愿意的选择。

相信从死神阴影中走下來的士兵最知道和平的代价,在枪林弹雨中活下來的士兵最明白生命的价值。

請不要把他们变成“新時代最可怜的人”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不管什么原因, 誰要忘記那些战士!我们只能默默无言。

但是, 我们必定永远、永远記得他们!

(15) 同登法国鬼屯炮台

越軍坚守在同登地区的也是个英雄团. 还起了一个挺吓人的称号“飞虎团”, 而且是刚从南方調來的久经战争考验的部队。說實話, 他们也夠頑強的,被我们大炮都打得七零八落了, 還在那里顽抗。

由于該鎮是中越边界中的重要交通要道,越軍是早有防备的。

越南人是这样描述他们在同登的法國鬼屯炮台的:

“炮台据点是一个有着6个凸出部的山头,位于同登镇的西南方向,离边界还不到2km。在东南面的凸出部上,法国殖民者以及日本法西斯在侵略我国时修筑了坚固的炮台来扼守铁路、1A国道、1B国道和同登镇。炮台有3层,都是钢筋混凝土结构,厚0.8-1.2m,下面2层是一个长约350m的双路全封闭暗道系统。两条主要暗道的两边开辟了很多可以容纳几十个人的暗室。在第三层有一条直通同登镇的暗道。在暗道之上是厚达20-30m的土层。5个角上的炮塔,有4个是碉堡1个是平顶屋,都是半隐半现的用钢筋混凝土修筑而成,厚1.2m。在炮台中间和四周的区域有很多枪眼,同时也是地下层的通气孔。炮台有两个门。正门在平顶屋的东边,另一个门在南边。”

在此鎮的四周, 越軍設立了大概五六个立体防御陣地,每一个防御陣地都不只是由一亇山头组成, 一个陣地有的由多達十几亇石头山组成。每一个陣地中各山头的火力都可以互相支援,各大陣地群也可相互火力支持。

很多陣地的每个山头都有永久战壕及工事,并大量配有高射机枪、火炮等重火力武器。很多火炮都藏在坑道里。

我们163师489团的7連在第一次和第二次攻打平顶山法國炮台時, 連隊都打得差不多了,就剩下了大概三分之一的兵力。

老边师长把489团8連的一個排, 487团2連的一个排和剩下來的7連兵力重编成一个連。

許大和尚的死命令下來了。

老边师长的死命令也下去了。


营长當連長, 再打!打!打!

终于打下來了。

想想那些牺牲的战友, 怎么办?


487团工兵排2班在排长吕丙权和班长張全才的帶领下,红着眼先用五十多根爆破筒放在一起把炮台第一排几亇主要坑道口给炸塌了, 然后整整運\了一吨的TNT炸药, 666杀虫粉再加汽油, 把这亇40年代法国人用了三年修建而成的地下工事炸毁了。


这个坚固的地下工事,长300米, 宽100米,是當年法国人利用天然岩洞, 用鋼筋水泥灌注而成,据說單單射孔就有300多个,整个炮臺可藏3000至5000兵。

据说,战后越南人挖开这个坑道后, 在那里拖出了1100多具尸体. 除了越軍12团的敵軍外, 同登地方的大部份官员都葬身在此。

为此, 据說越南的同登荒凉了整整15年。

在那里只抓了一个俘虏.


为什么?

将士们已经打红了眼。我们自已的弟兄可不能白白牺牲啊.

489团总共攻打了法国鬼屯炮臺三次。第一次和第二次的攻击都失败了。第三次发了狠才把它打下來。

第一次和第二次攻击的失败原因看來是这样的

我们部队第一和第二次对法國炮臺的进攻都是在炮臺的西南角发起。


因为489团从弄怀出国包抄到了同登的西南方. 當师里下令攻击法國鬼屯炮臺時,西南角成了489团理所當然的进攻方向.

另外因为炮臺的東北面是面向中國的友誼关,大家都判断越軍的防御重点必定在東北方向。为了避开敌人的重点防御方向, 师里理所當然地命令正好在炮臺西南角的489团负责攻击。

但是越軍的防御并非那么简单,整个炮臺陣地, 339高地, 火車站和探某高地的火力都是可以遥相呼应、相互支援的。

每次489团部队对法國炮台发起沖擊时, 339高地上越軍就用轻重機槍甚至高射机枪向我攻击炮臺的士兵射击,探某高地的敌人和火車站陣地的敌人也一同向我进攻部队射击,阻止我攻击部队向前運\動。

第一和第二次的進攻的部队都受到了炮臺和其他三个不同方向敌人陣地的火力压制和封鎖。

老边师长了解情況后, 马上把攻击的方向从西南和東南方向改为从北面发起進攻。虽然敌人的防御火力强一些, 但他们再也无法压制我们部队的運\動。

同時, 487团也分別向探某陣地发起攻击,牵制越軍各陣地上的火力的相互掩护。

2月21日早上第三次進攻,终于攻上了同登越軍的核心陣地。

第二天,探某陣地也被487团全部占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81

主题

0

好友

3468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0Rank: 10Rank: 10

UID
108738
帖子
6700
主题
381
精华
0
积分
3468
威望
3468
金钱
21778 分
阅读权限
150
在线时间
412 小时
注册时间
2003-4-10
最后登录
2018-4-15
发表于 2007-8-22 16:07 |显示全部楼层
骑友大本营会员群

(16) 探垄阻击战

當163师的487团还在友誼关对出的陣地上向同登正面推进時, 488团已经从米七前沿陣地沿果龙树北侧无名高地向昆漂、探垄和那派方向迂回穿插。

488团當時的任务, 就是穿插到探垄和那派, 切断越軍沿同登諒山公路、鉄路南逃的退路,同時, 阻击越軍3师的第2团从諒山到同登对给予被包圍的12团的救援。

这可是典型的“圍点打援”战术。

在2月17日早上, 488团7連的7班负责在米七陣地左前方为部队开辟進攻路线. 所謂的 ”开辟道路” 其实就是排雷.


越南人在战前不但在他们的境內埋下地雷, 而且还在国境线我们的这一边埋了不少地雷. 7班的战士们在还沒有超越國境线時就已经不幸踩响了起码3个地雷,當時已经有一名士兵牺牲和三名士兵重伤.

总攻开始時, 他们的班长朱志威帶着剩下的几个人沖进雷区, 用自己的身体排雷. 为部队在地雷区开辟了用他们生命換來的通道.

我们488团的将士们在4个小時內翻越了14座山头,终于迂廻穿插到了同登东南方向的探垄, 完成了对同登地区的合围. 在2月17日总攻开始的第一天就成功地和489团分別完成合围同登的任务. 为我们163师在同登日后全歼越軍第三师的12团立下了第一个功劳.


488团的3营在2月17日當天就在探垄一帶的14号高地轉入防御。


由于探垄位于同登和諒山鉄路和公路的交叉点,是同登通往諒山的咽喉,越軍在488团3营占领探垄后, 先后由諒山越軍第三师的2团的机动部队和197团1营组织了多次营和团级的反扑。


越南人知道, 如果被163师的左右翼部队穿插到位, 同登的一个团就等同被我163师包围.
探垄成了唯一可从諒山增派援兵的交通要道, 也是他们在同登的12团的唯一逃跑之通道. 他们拚死也不想我们把这个袋口收紧.


2月18日, 几十輛軍車从諒山運\來部队企图增援同登。隐蔽在金雞山后面的163师的炮兵群, 密如蝗群般的炮弹帶着刺耳的呼嘯声,呼擁而去, 把半边天空都遮得昏暗,越軍的援兵还來不及下車, 就被炮火轟了上半天,被那魔鬼与死神召喚去了。


越軍为了夺回这个交通要道, 集中了他们在諒山和扣马山附近的所有炮兵, 向探垄这个高地发炮.


在那彈丸之地的探垄地区, 双方都倾下了難以計算的炮弹。


部队英雄的密度肯定是和炮火密度成正比的。


就那么几天的阻击战, 陣地前沿可以数得清的越軍尸体就多達520多具,抢下去拖走的不算,被炮火炸成碎片的不算。反正漫山遍野都散佈着各种各样的残肢断体. 红色的, 白色的都濺射到石头上和树枝上到处都是。


探垄陣地群之间有一个村庄叫探垄村, 有越軍步兵营房和炮兵指揮观察所。


163师488团在1979年2月17日中午攻占該地时, 越軍沒有找到一个, 滿村都是老百姓,但晚上一轉身却全部都变成軍人。


單在此处, 163师的488团3营就歼敌100多人。


越軍丟失此处后, 曾从諒山調來一亇加强营, 乘車到此, 企图夺回陣地。一天內組织了两次加强排进攻, 两次加强連进攻,最后被我7連在陣地上又多歼灭敌軍70多人。


在1979年自衛反击战中唯一的一次近距離敵我双方搏斗就在此处发生.

全國特等战斗英雄张春才烈士就在这里因多次受伤而被多名越軍扑倒時高呼叫自已的战友:“向我投手榴弹”而最后壮烈牺牲。

當時是2月的18日, 一亇加强連的越軍在郭注山和417高地的大炮掩护下向我们7連进行反扑. 其中7个越南人在山背处的灌木蒿草林中向我陣地侧翼偷袭. 张春才操起他们的机枪干掉了其中的两亇. 他發現子弹打完了, 正要准备換弹夾的時候,越軍在他们的一个軍官带领下扑了上來并开枪打伤了张春才.

张春才揮着打光了子弹的机枪向越軍的軍官扑过去.


翻滚, 撕打, 双方打得难分难解的時候, 另一亇越軍又扑上來,搂住張春才的腰. 接着, 又有几亇越軍将他团团圍住.

这時身负重伤的张春才死死的抱着越軍的軍官, 用尽了他平生的最后一口氣向其他战友呼叫

“ 快向我投手-榴-弹. ”

單單在探垄陣地, 163师488团7連在2月17日一天里就打退越軍9次反扑, 歼敌303人,3营则在該处歼敌共720多人。

我们488团的将士们就象鋼釘一样地釘在了探垄, 一直坚持到我们师主力把同登的越軍12团彻底消灭.

战后163师8团3营被中央軍委授予“能攻善守英雄营”,7連被中央軍委授予“能攻善守英雄連”。

(17) 他们也不是干吃飯的

話說回來, 那幫狗杂种也不是干吃飯的。他们的炮兵早在开仗前, 就已经把每一条河流小溪, 每一条羊肠小道, 每一座山包的座标都已经测算好,往往當我軍进入某一已经测算好座标的地点, 冰雹般的炮弹就打過來。

163师偵察連和488团侦察排在1979年2月23日的一次行動中, 在探垄地区的巴罗高地、魁梅高地和探垄之间,誤入了越軍的埋伏圈,被越軍在扣马山地区417高地的炮兵一顿炮打過來, 伤亡了30多人。

接着在488团8連前出抢救侦察分队的伤员时, 越軍按着已定的座標, 再一顿炮打向8連, 又伤亡了18人,一下子就令我方伤亡差不多50人。

还有一条, 越南人对他们失去的陣地, 一定會进行炮火報复。

攻打扣马山的那一天,487团2連在攻占536高地的那一刻,虽然战壕和坑道里还有越軍在顽抗,可是他们的炮兵却不管他们步兵的死活,一排炮狂打过來,2連因此牺牲了10多位战友,可陣地上的越軍也一个不剩。


不知道死神每天是怎样决定它的名單的,但我绝对相信一点, 能最后在死神的阴影下, 在战火中活着走下來,绝对不是我们能干。


記得是2月的27日,就是开始諒山战役的第一天. 487团负责主攻扣馬山地区。

扣馬山附近的前沿敌人陣地有417高地、536高地、303高地、波謀\高地、弄嫩高地、巴嘎和郭朱山。

我们营负责由西北方向向扣马山发起攻击。

當天下午,我们排刚和团里的侦察排分手, 就接到命令, 前去攻击扣马山前沿西北方向的一个无名高地。

當時我们刚刚攻进山上敌人的战壕, 越軍的报复炮火就向陣地打來,那是最可怕的火箭炮,炮弹把整个山顶都打得天翻地复,山上碗口大的树被弹片像割青菜一样割下來。炸飛了上天的碎石和泥团又像下雨般倒在我们身上,炮弹爆炸的巨响好象想要把我们的心脏震出來,一轮大炮打了我们大概有5分钟。


我當時脑海里想, 这次我们可能就这样不明不白地完蛋了。

越軍的报复炮火过后, 我们从泥石堆中爬出來。我点了一下人,一起攻入战壕的十多名战友, 竟然无一伤亡,我们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議。 就是他妈耳朵从此不灵了.


这绝不是我们能干。

我们只不过是一群在炮火中的幸存者。

我们只不过是一群在战友流血牺牲中得到荣譽的士兵. 從來都沒什麽理由去吹牛.

(18) 沒有眼泪, 只有充滿怒火的子弹

在我们从小就接触的电影中, 英雄的光輝形象,总是那么的高大. 在我们小学的課本里,英雄的出現,总是那么的不平凡。在我们的心目中, 他们头頂上的光环, 总是那么的光耀夺目,黃继光, 王成, 雷鋒, 还有許多許多……


可在現實的战争环境里, 英雄们却都是那么的平凡.


馬旭旺,一亇新兵連和我在一起的战友,沒有一点令人可以留意的小新兵,來自于广東省一个小城市里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工人的家庭。


每天的新兵訓練把他本來已经不白的皮肤晒得更黑。队列訓練他不是出色的那一群,射击考核他总在成绩一般的那批,政治面目更是无党无派。

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士兵,一个拿着一支56式半自动上战场的士兵。

他所在的163师487团2营5連,总攻第一天的第一个战斗任务就是攻占423高地.

刚上到半山腰,他班的机枪兵已经中彈倒下, 这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士兵頓時腾起了一股怒火,眼开始红了,他拿起两亇手榴弹, 悄悄摸上去, 硬把两亇手榴弹塞进了越軍工事里的重机枪陣地.


攻进了掩体,一口氣硬把一個越軍从掩蔽部連人帶枪抓出來。好家伙,原來抓了个越軍的營長,毀了一個越軍的營部指揮所。


沒話說的,當天就請了他入团,还當了亇班长,不过是副的。


在6天后的2月22日晚, 我们团开始对探某发起总攻。我们55軍來了两輛坦克火力支援,可他们因为是晚上, 无法看清敌人所在的火力点,营里下命令, 让5連用曳光弹指示方向。

誰都知道, 这可是要命的任务,太危险了,实在是九死一生。

马旭旺和他的班长梁胜全換上了曳光弹的弹夾,摸上了敌人的陣地.一串眩目的曳光弹划破黑夜射向了敌人的高射机枪陣地,我们的坦克则按著曳光弹的指示, 一亇一个地摧毀越軍探某的火力点.


越軍發現负责指示目标的他们, 几个陣地上的高射机枪和重機槍倾盆大雨地把子弹射向他们,班长梁胜全被高射机枪打中牺牲了。

我们這個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士兵, 看著在自己身边牺牲的战友,沒有眼泪, 沒有退缩,硬是继续把枪里的曳光弹射向越軍的其他高机陣地,一直到坦克把这几个火力点摧毁。

战斗結束,他入了党,还提了个班长。


又过了几天,在2月27日攻打扣馬山時,马旭旺的連隊负责攻打郭注山。敌人的手榴弹令马旭旺五处受伤,可他硬是拖著五处受伤的身体,帶領他的班沖上了主峰。


163师在1979年中越自卫反击战的胜利就是由千千万万亇这些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工人和农民的儿子用自己的生命換來的.

仗打完后, 這個既平凡又不平凡的士兵被中央軍委授予了“战斗英雄”的称号。

仗打完了的今天,马旭旺又回复了他那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生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81

主题

0

好友

3468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0Rank: 10Rank: 10

UID
108738
帖子
6700
主题
381
精华
0
积分
3468
威望
3468
金钱
21778 分
阅读权限
150
在线时间
412 小时
注册时间
2003-4-10
最后登录
2018-4-15
发表于 2007-8-22 16:07 |显示全部楼层
骑友大本营会员群
(19) 战场上的友情

人世间的情有親情,愛情,友情。

可战场上战友之间的感情却是一种需要用生与死來交換的感情。

諒山战役开始的第一天,那是1979年2月的27日。163师487团的任务是攻打扣马山及其前沿陣地,一营的二連负责攻打536高地。

这个高地位於扣马山主峰的东南侧,是一个可以俯瞰諒山北市区的制高點。


一营二連是我们团里的其中一个拳头連隊。这个連隊的前身就是紅軍长征時十八勇士强渡大渡河的英雄連,當年杨得志就是红一团的团长。


英雄团里的英雄連好像理所當然的要在战場上打拚命的仗。


在这个敌我双方都在争夺的小高地上,炮弹片嘶叫着四处亂飛,子弹像蝗虫般乱跳,硝烟弥漫着整个536高地。

二連的卫生員呂志经已经是第四次从高地上把伤员抢救下來。

當他第五次爬上高地時, 吕志经看見他们連的机枪手李加兴被敌人的子弹打中,正好倒在敌人前沿的火力网下。呂志经沖前一看, 他發現鲜血从李加兴的伤口像喷泉一样地喷出來. 如果晚几分鐘,血就会流光。


本來最好是先把伤员撤离敌人的火力网,然后再进行抢救。但呂志经發現这已经不可能了, 因为在敌人的火力网下撤离需要時間,但是李加兴的血已经流得差不多了。


于是吕志经决定冒险現場抢救,他一边用手紧压着伤员流血的动脉,一边用綳带给李加兴包扎。

这時,敌人的一颗子弹打中了他的右大腿,血頓時渗透了他的褲筒,但呂志经不但沒有给自己包扎,反而一边继续给伤员包扎, 一边用自己身体掩护伤员。

敌人第二颗子弹又打中了吕志经的右胯部,伤口有小杯子的口那么大,血开始噴出來,但是他还是咬实牙根, 继续给伤员包扎。

几分鐘后,敌人的第三颗子弹再次打中了他,这次是打中了他的腹部,他的腸子也被子弹冲出了半尺長。

接着第四颗子弹又擦伤了他的头部.

此时此刻,吕志经已经处于生死关头。

他可以自救,簡單的止血起码可以延续自己的生命。可是如果他一松手, 战友李加兴那动脉的伤口就会再度大量流血。

在这个严峻的生死关头, 吕志经选择了放弃自救,双手继续紧紧的压在战友李加兴的动脉伤口处。

李加兴后來活下來了,但卫生员吕志经却因为流血过多而牺牲了。

这種战場上战友之间的友情可都是用生命和鲜血換來的。

这些我们叫做过命之交。

(20) 死人堆里討生活


當兵的在战场上都是在死人堆里找生活。

第一天总攻开始,我们的炮兵把越軍的前沿陣地和重点軍事目标都打得七零八落了。步兵进攻時, 滿山遍野都看得到越軍的尸体,不过那都是散了架的,残肢断身到处都是,创口上还流着红色和白色的液体,漫天的空氣都充滿了杀豬房里的陣陣腥味。

可第二天就开始不行了,尸体开始变成紫黑色了,创口上都堆滿了绿头的大蒼蝇, 流出來的液体都由红色和白色变成了黑色。

第三天那就开始要命了,尸体开始发涨得利害,衣服都给涨爆了,眼珠已经被不知名的昆虫作了他们的晚歺,臉上剩下两亇黑色的洞,创口上的肉也沒了,开始露出了白色的骨头……

接着下來,不知何時何刻,突然一聲炸尸,漫天滿佈那臭得不得了的尸臭,把活人都要悶死了。尸体上的肉慢慢地消失,白骨首先在手和脚的部分露出來。

活着的人到這個份上, 也就什么都吃不下了,每个士兵的眼睛都是红的。

現在的战争电影中都假得不得了,根本沒能把战争的残酷真实告訴观众。

陣地的攻防战, 根据我们的经验, 对一个越軍陣地, 如果我们不能一口氣打下來的話, 到我们打上去時一般都找不到很多越軍尸体。

很多時越軍都把他们战死的士兵拖下去附近临時掩埋或就地在战壕中掩埋,他们喜欢在他们的战壕里或猫耳洞內临时掩埋他们战死士兵的尸体, 等战后再挖出來重埋。

我们試过几次在敌人战壕的猫耳洞內挖出越軍尸体。有一次我们受令防守一个被我軍占领的越軍陣地, 刚开始在战壕里走动時, 發現下面的土都是軟軟的, 我们开始没有在意, 两天后到处都是尸臭, 但却找不到原因。

最后我们向战壕往下挖, 发現都是越軍己经烂掉的尸体,根本无法处理,最后只好用TNT把整条战壕炸平。

另一次,我记得是2月27日中午, 在打下303高地之后不久, 我们在搜索前进中发现一条小溪, 我们分批爬下去喝水,喝完后大家还把各自的水壶灌满了。接着當我们顺着小溪往前搜索,不到15米处小溪边的草从里,藏了七八具越軍的尸体,都是刚不久前被子弹击毙的,被拖到該处, 再用乱草掩藏,當時我们大家都快要呕吐了。

这就是战争。

真他XX的倒霉。

美國人越战時最受欢迎的反战口号是“要做愛,不要战争!”

希望中国以后永远不会再有战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81

主题

0

好友

3468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0Rank: 10Rank: 10

UID
108738
帖子
6700
主题
381
精华
0
积分
3468
威望
3468
金钱
21778 分
阅读权限
150
在线时间
412 小时
注册时间
2003-4-10
最后登录
2018-4-15
发表于 2007-8-22 16:11 |显示全部楼层
骑友大本营会员群


(21) 炸洞, 烧山, 搜村, 清剿, 一根毛也別给它留下


在整個同登战役的过程中, 當一部份部队正在進攻同登的核心陣地, 如339高地、法國鬼屯炮臺、火車站、探某高地時, 另一部份的部队则在进行另一场別具特色的战斗。

1979年的中越自衛反击战是一場民族战争. 这是一个民族与另一個民族之间的战争,是我们共和国成立以來第一次面对的新課题。

我们面对的敌人是一支我们的影子部队,从战略战术到作战风格都可以看到我们自己的影子。我们的部队當時是进入了一个全民皆兵的国度作战。

當年总政在战前下達的战场纪律, 163师的全体官兵在开战的前两天都完完全全地执行了. 电影上能看到的我们做了, 电影上看不見的我们也做了。

愛護別人國家里的一草一木更甚于自己家里的自留地。活他奶奶見鬼!

老實說, 當年我们第一天打出国门的時候, 每一个士兵都是严格地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但第一个晚上开始我们就开始發現不对:越南的大人, 小孩, 甚至妇人都用不同的方法偷袭我们,打得嬴的時候是全民皆兵,打不嬴我们的時候他妈就全变成老百姓,到晚上就來偷袭。

163师的将士们为此曾在开战的前几天付出了血的代价,甚至为此付出了他们自己的生命。


战士为了抢救越南的“老百姓”而反被“老百姓”枪杀的事例第一天就出現了。 后勤补给线被“老大娘”偷袭的事我们在战场的第一天就有通告。伤员和担架队更是他们妇女的射殺目标。

看着战友不断被敌人偷袭而自己却要去守那战场纪律, 士兵们都氣昏了。

當時的情况完全和我们过去受過的教育是两回事。真他妈見鬼!

幸好师里的老头子们都是久经沙场的老手,當年剿匪將軍贺晋年曾是我们部队前身12纵的纵队司令,师里的老头子们曾经跟着贺晋年从東北剿匪剿到江西,所以當越南战场出現了这些特殊情况时,老头子们很快就反应過來了。

开战的第三天, 我们的老边师长就下達了清剿的命令,反正攻击同登核心陣地的部队也就是那么一部分而已,其余部队与其待命, 倒不如全綫开展拉网, 搜索,炸洞和清剿。

命令一下, 士兵们可扬眉吐氣了. 与其坐着那里守纪律等敌人偷袭. 現在是我们主动追着他们打。

整亇163师进攻的地域, 从此是鸡犬不宁,烽烟四起,要多痛快就多痛快。

除继续攻击同登主陣地的部队和打阻击的部队外, 从金鸡山右侧弄怀的489团陣地开始,到金鸡山左侧弄堯和米七的487团陣地,到20号界碑的488团陣地,部队开始了拉网行動, 每一座山头, 無論大小,每一个山洞, 无论石洞或土洞,每一个村庄, 无论大小,我们都作了明细的分工。

喷火槍, 40火箭筒, 无后座力炮, 爆破筒, 炸藥包和汽油是我们最喜欢用的武器。


每發現一个可疑的山洞, 先远距离用无后座力炮或40火箭筒轟, 再用喷火枪烧, 最后用汽油彻底把它燒成光头山,一座山一座山地清剿, 一个村一个村地清剿, 別說越軍的殘兵敗將和游击队, 就是山上的老鼠也逃不过去。


到了后期, 連我们的民工和担架隊都自告奋勇地参加了清剿行動. 他们也总算为自已出了那口鸟氣.

我们163师清剿的那个干净啊, 說出來你都无法相信。痛快 !

战后很多人都对这段战史很感兴趣,都想了解當時战场的情况。我们作为當時的見証人,認为拉网收口的清剿战略战术是非常有效的。


到敌对国进行山林地作战, 对我軍來說, 这是对我軍历史上惯用的戰略戰術的新考验。面对敌对国的全民皆兵战术, 我们必须要有新的策略,才不会重复美國人當年的失败教訓,进行了拉网收囗清剿战略战术,可以保証前线做后勤保障。


在整個清剿的战斗中,我们部队的伤亡極小,收效極大。从此以后, 別說是越軍和他们的\"老百姓”, 就連越南的牛看見163师的士兵都跑得遠遠的。


两天后这经验報到前指,許大和尚高兴得不得了,马上通告全线,指令高平方向马上开始“拉网收口”战术。

从此,我们的后勤补给线和民工担架队路路平安,到后來撤軍, 越南人对163师的部队都躲得远远的。

后來傳說許大和尚命令我们打諒山時要部队催毀每一座建筑物。


那用老和尚命令? 其实163师的小和尚们早已在同登就彻底实行了. 告你们一个秘密吧, 我们可一根毛都沒给它们这幫狗杂种留下。

打仗就是打仗. 假什么道德仁义! 我们自己弟兄的存亡才是最重要的。

政治就留给那些政治家在他们的后花园去玩弄吧。


战后越南曾向聯合國投訴我軍在同登和諒山方向几乎把每一间房子,每一个村庄都催毀了, 其实这就是當年的原因。


血腥和尸臭早已被岁月的风雨洗刷一尽, 但1979年自衛反击战的遗迹和弹孔,在今天的同登和諒山还是比比皆是,清晰可见。


战后越南的黎笋視察同登和諒山, 面对着那些废墟, 张着嘴連話都說不出來了,那叫目瞪口呆。


(22) 正面攻击和三打同登探某


我们所在的487团在2月17日的第一天负责从友誼关正面出击. 部队在55軍坦克团3营7連的火力支援下, 沿板那和480高地方向向同登攻击.


我们的1連和团侦察排在早上的8時多一點就顺利地夺回了被越南人在战前强占的我国领土浦念岭和馗郎岭, 并且消灭了70多名越軍. 这次战斗的成功应该归功於突然袭击的战术。战前的晚上, 部队就已经靜靜地摸到了越軍陣地的山脚。总攻炮声刚响, 部队已经向山上運\動,炮火打得差不多了,部队也快到敌人陣地的前沿。炮火刚开始延伸, 我们的士兵就已经出現在越軍的陣地上。

接着下來, 在团高機連的火力掩护下, 487团又攻下了板那西侧的无名高地.

此高地是越軍扼守友誼关出口的公路和鐵路交叉口的重要陣地. 陣地上有4个A形工事,3个大形掩蔽部和3条坑道. 并由堑壕相接而形成支撑点式的环形防御陣地.

我们用了2个多小時把它攻下來, 毙敌97名. 并捉了我们的第一批共2名的战俘. 能顺利地打下这个高地, 得感謝团高机連的弟兄. 他们的高射机枪一开火, 那可真像秋风扫落叶,越南人还手的胆都丟了。


在三孔桥的那个方向, 越軍在战前佈置了一个連的兵力在那里. 另外还有一批當地的民兵。三孔桥是我軍进攻必经之路。越軍在战前埋下了有500公斤的TNT炸药在那鉄桥的下面。准备等我軍进攻至該处時电子引爆炸药,阻止我们487团的进攻。


战争一开始, 我们的炮火就把那处的越軍陣地打得火光四处。绝大部份在陣地上的越軍都沒來得及反应就被轟了上半天。剩下來有一批沒给轟上天的也都被炮火打懵了。有些给震得耳朵和鼻子都流血了。連电子引爆炸药都來不及。看見他们的模样既可怜,又可笑。


我们487团在2月17日整个上午的进攻还算是比較顺利的. 伤亡不算太大.歼敌也不少.

一直到了同登鎮以南的探某, 真正残酷的攻坚战才正式开始。


探某村位于同登以南约一公里, 北面是法国炮臺和火車站. 西南面是那敏西北侧的无名高地. 西面是339高地. 探某的东面是同登至諒山的1号公路. 西面则是同登至太原的公路. 西南面则是同登至諒山的唯一鐵路. 探某陣地是一亇由20多个小高地组成的陣地群. 每一亇小高地都有越軍据守. 而且修的都是永固工事。


东南西北的所有交通都在这里交汇.

我们战前的估計这里大概有越軍12团的一个加强連在防御.


我们从17日的下午5時55分开始正式对包括探某, 火車站, 339高地和法国鬼屯炮台在內的越軍12团的核心陣地发起攻击. 我们487团负责由北向南向探某和火車站进攻, 163师的489团负责由西南向东北方向向法国炮台进攻, 165师493团的3营則负责攻击339高地.

我们487团攻击探某的部队, 利用黃昏和夜晚开始了对探某陣地的进攻. 双方战斗非常激烈. 一陣陣的枪炮声此起彼伏。手榴弹, 爆破筒和炸药包的爆炸声、四处响起。中间还夾杂着双方伤员那痛苦的救援叫声。由下午的6時起, 到晚上的9時, 才夺取了探某北面的两个无名高地和南面的4个无名高地.


因为遭到越軍在探某其他高地, 339高地, 火車站和法国炮臺各种重武器包括轻重机枪, 高射机枪和高射炮的交叉火力封鎖. 部队的進攻无法继续进展.


越軍则不断的组织对他们失去的陣地的反扑. 而且反扑的规模越來越大.


在那一刻, 我们就知道越軍在这个核心陣地群的兵力远远不止一个加强連。


直至战后, 根据越軍金星师的师史, 我们才知道越軍當年在同登探某的陣地上驻有两亇步兵营的兵力. 而且他们3师的高炮营也在探某.

在这个陣地群上, 除步兵的包括轻重机枪在內的各种武器外, 越軍还分別配屬了17门85加農砲, 15挺高射机枪和三门高射炮. 构成了以高射炮, 高射机枪为骨干, 远近结合, 曲直相辅的交叉火力网.


第一天的进攻失利了. 第二天总结经验, 晚上再打. 进攻还是失利.


失利的主要原因是越軍的探某,火車站, 法國炮台和339高地是一个連环陣地. 相互可以进行交叉火力掩护. 敌人的陣地是坚固的防御陣地, 而不是野战工事. 敌人的兵力远远超过战前估計的一个加强連. 他们的重武器包括加农炮在內都安置在坚因的坑道里。我们打炮時, 他们都退进坑道。 等我们开始进攻時, 重武器才分別从坑道里拉出來。


总結下來,我们必需同時向这几个陣地发起进攻, 而且进攻的時間和进度必须配合好. 炮兵和步兵也必须配合得好。炮火延伸的那一刻, 步兵必须己经接近越軍的陣地。争取同時向不同越軍高地发起进攻的几个連队能同時把越軍的重武器压制在坑道里。


2月22日夜里我们对這幾个陣地进行了第三次攻击.


此時此刻的探某, 敌我兩軍的士兵已经绞杀在一团. 滿山遍野都是敵我双方士兵的尸体. 血肉滿佈, 有的残肢还挂在了树枝上。 到处都是双方战斗中遗留下來的武器和弹药. 满山都可以看見染滿了鲜血的急救药品和其他軍用物资.

越軍的步兵, 高射机枪, 榴弹炮和高射炮都混在一起阻止我軍的進攻.

我们163师85加农炮营的9連也把大炮推到了離越軍陣地600米处对越軍进行抵近射击. 我们的喷火兵也抵近到越軍几十米的地方进行喷火攻击.


我们487团6連的首任連長李金城牺牲后, 第二任的連長张新帶着部队继续进攻, 沒多久张新也牺牲了, 团里把我们連的副連長李德金提去6連當連长, 他帶领部队再继续攻.

我们的士兵一个个都是滿面焦黑, 身上的泥呀土呀血呀. 每一个人的眼睛都是通红通红的, 就象地刹星附体般的. 都已经杀红眼了. 几千名双方的士兵就在那几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双互绞杀.

兩个民族的两个英雄团就在这鉄与火的炼獄里絞杀.

一个高地一个高地的在反复争夺, 我们每攻下一个陣地, 越軍就马上进行炮火報复和反复进行連排級的反扑.

敵我双方的士兵都杀开了. 都杀红眼了. 都杀得那天昏地暗。


我軍的坦克在坦克連連長李德贵的帶领下也攻进了探某陣地. 李德贵开着坦克沖进了越軍的混合炮陣地, 連開炮帶碾, 摧毀了越軍的两门高炮, 两挺高射机枪和6台弹药車. 最后壮烈牺牲.

战斗英雄周元生六次帶領五連的敢死队冲鋒陷陣. 三支沖鋒枪轮着用. 單他们連就歼敌二百多人.

我们二营的三亇步兵連几天打下來每个連也就剩下幾十人. 最多的剩下40多人. 最少的只有20多人. 連长倒下了,排长顶上继续攻, 排长倒下了, 班长领着继续攻。

凡是能打的团队, 都有打得”差不多”的纪录. 可兵補上去后还是能打, 还是英雄团.

我们的前輩有过这样的历史. 我们今天又在重复這样的历史.

魂在連隊在.


我们红一团的将士们, 在打完同登后, 又继续参加扣马山战役和諒山战役. 还是一样的英雄. 而且越打越勇。


由于这次是同時对这幾個陣地发起进攻, 并对越軍的几十个陣地进行了分割隔离, 令敌人无法相互支援. 经过8个多小時的激烈绞杀, 终于在凌晨3時多全面攻占探某的20多亇高地.


我们487团以毙敌456人和俘敌6人的战果取得了攻打同登探某核心陣地的胜利. 这里的数字还不包括给大炮炸飞掉的。 周元生,李德贵和马旭旺因为探某战斗被中央軍委授予了”战斗英雄”称号.


同登战役终于结束了,同登终于拿下來了。


163师终于在同登打了一个漂亮的歼灭战。


163师这回把越軍的所謂英雄团全吃了。 而且吃得他娘娘連骨头都不吐. 这壶真他妈夠越南人喝的.


痛快 !


干干净净的一场歼灭战,越軍第一軍区第三师的十二团, 部份的二团和四十六旅独立营, 炮兵六十八团和公安十二团一部都在同登地区被163师吃掉了。

部队近三十年沒有打仗了,把这支部队拿到战场去到底还行不行?

实战証明, 这支英雄部队當年的精神還在.

當年的軍魂還在。


战争的突然性对战果有着必然的关系。1979年中越自衛反击战的最大的问题在于邓小平过早地已向全世界暴露了我軍的整个战争目的和战争企图。


整个世界在战前都已经知道中越这次战争是有時间限制, 有地域限制的边境战争。大家都知道我軍的战争目的并不是抢城占地。大家都知道我軍的战争企图只是教訓教訓这个吃里爬外的小王八。

对于越軍來說,对付中國的这个战争企图的最好办法就是以空间換時間,这就是为什么當時越軍的二线主力一直不肯前出救援他们的一线部队。

越軍在同登战役中一度从諒山和太原調動主力前往同登救援他们的”英雄团”, 甚至对同登进行团級和反扑。但是當他们连续几天的反扑失败后, 他们也察觉到163师當時的意图就是要利用同登的越軍12团以迖到圍点打援, 尽量消灭越軍的主力部队的目的。自那以后, 再也不見越軍大兵团的反扑救援。

163师在當時能在同登打了一个漂亮的歼灭战, 主要原因是两面侧翼的包抄部队能在很短的時間里穿插到同登的侧后方, 切断了越軍12团的退路。接着下來的几天里能夠釘在陣地上,前挡援兵, 后打逃兵。 以至最后能迖到打歼灭战的战果。

當然, 鄧小平當時向外界透露我軍的战略目标和企图,其实也有他的难言之隐。苏联到底己经和越南结成了軍事同盟,他不这样做, 中國當時就可能两面受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YOURNET.CN ( 冀ICP备:17002912 )  技术支持:静轩雅集商信服务有限公司

GMT+8, 2018-4-23 07:49 , Processed in 0.375105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YOURNET.CN

© 2003-2014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