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9642|回复: 20

[原创]我参加自卫反击战的经过1-1老兵回忆录1

[复制链接]

3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信息监察员

Rank: 9Rank: 9Rank: 9

UID
128178
帖子
23
主题
3
精华
0
积分
0
威望
0
金钱
100 分
阅读权限
200
在线时间
0 小时
注册时间
2008-12-7
最后登录
2014-8-24
发表于 2009-2-15 12:47 |显示全部楼层
骑友大本营会员群

我参加自卫反击战的经过fficeffice" />

陆中枢

一九七九年的中越边境战争过去30年了,这场战争保障了祖国改革开放的正常进行。参与这场战争的我们,是改革开放的保卫者、实践者。我们这一代人为祖国的和平崛起贡献了自己的力量,这是我们参战军人的的骄傲。虽然过去了30年,但那战场上的激情岁月、烈士们的英雄事迹、生死与共的战友情还时刻回旋在脑海里。那是激情燃烧的岁月,那是生死的考验,那是刚铁意志的铸就,那是战友似海深情。战友们要我将这一段情况写出来,我也觉得有必要。现在我将回忆起来的情况整理出来与大家共勉,和战友们一起缅怀为国捐躯的烈士,激励我们自己,教育我们的后代,留下我们一起创造的精神财富。由于时间较长,又没有文字和地图,回忆就不会很准确,加之看问题范围、角度和水平的限制,不准确的地方,请战友们谅解。但更希望战友们,特别是五连的战友们更正和补充。

一、组建五连

1978年,148师按照中央军委扩大会议精神,为加强基层连队建设和锻炼机关干部,将一批机关干部放到基层任职锻炼。当年司令部、政治部大约8个同志分别下到各团的连队任职。那年4月,我由148师政治部秘书被下派到4444连担任政治指导员。命令下达后,我去向政治部领导辞行,主任告诉我“4连是朝鲜战场汉江50昼夜打出来的《修理山连》,是英雄的连队,你要给我带好”。师长也提出要求“目前连队建设不理想,你和连长要带出一个新的《修理山连》”。和我配班子的是师司令部作训参谋杨挺耀。当时4连正在崇庆县怀远镇成都军区“ffice:smarttags" />57干校驻训。连队思想政治工作不强,伙食费超支,伙食较差,士气不高。连队党支部研究决定,加强政治教育,开展群众性思想政治工作,大力开展农副业生产,抓紧军事训练。干部和党员要起模范作用,人人开展谈心活动。连队开荒5亩地,种蔬菜、地瓜、玉米,养了20多头猪和几只羊。饲料不够,连队利用晚饭后自由活动时间,人人打猪草,我这个指导员也不例外。同时合理安排伙食,让炊事班每天中晚餐要有肉,除重大节日不搞会餐。严禁干部喝“兵血”。农副业生产加上施工补助,连队伙食不但补了亏,还节余2000多元(那时,战士一天的伙食费才0.44元)。当年6月我连奉命修建成都军区靶场任务,连队决心圆满完成任务,连队干部带头冲在前,没有施工机械,就肩挑手扛。最累的几天,1天要吃5顿饭。硬是提前15天完成任务,并且圆满完成成都军区步坦协同实弹演习靶场准备和演习观礼台保卫任务。就在这次演习中,我带一个排担任观礼台安全保卫工作,见到了赵紫阳。他当时是四川省委书记。由于连队面貌改变、完成任务好,年底师、团给4连通令嘉奖。

1979年初,中越边境形势。由于越南投靠苏联,进攻柬埔寨,驱赶华侨,并不断在中越边境进行武装挑衅,边境形势日趋紧张。我国为维护边境安宁,决定进行自卫反击。1979年二月上旬,我们连队还在进行野营拉练。大约10日左右,我们正走在路上,几辆军车突然停在队伍旁。带车的团部参谋传达团首长命令:立即返回营房,准备执行紧急任务。于是我们立即上车回到部队驻地。到营房后,才知道要准备到边境参战。

当时148师是Z种师,准备参战,部队需要扩编,达到齐装满员。于是部队进行紧急扩编。我所在的二营由3个连队,紧急扩编成5个连队。老兵退伍工作停止,师、团农场人员基本撤回充实连队,济南29军、高炮69师、军区步校、总参三局一部分自愿报名经批准的优秀战士充实到我部,少数已退伍的战士被重新召回部队,其中广西象州一个叫李耀南的同志731月入伍,773月退伍,792月为保卫祖国又返回部队。还有一些当年应征入伍的本部新兵和原准备分到西藏的新兵。

四连被分成2部分。连长杨挺耀和副指导员及2个排长留在四连组建新四连,我和副连长陈继红带着四连另外4名干部和25名战士来组建五连。五连由我任指导员,陈继红任连长,陈历生任副连长,王成国任副指导员,钟国太任一排长,李开勇任二排长,周宽才任三排长,杨映芳任四排长,石远怀任司务长。连队一年以上老兵占1/3,新兵占1/3,其它部队补充的占1/3多。连队总人员达到130多人。

二、战前准备

五连边组建边进行战前政治动员。连队组织学习上级下发的战前政治动员材料,越南反华、排华、驱赶华侨、骚扰我边境的情况通报和观看越南迫害、驱赶华侨的纪录片。越南背信弃义、恩将仇报、迫害华侨、骚扰我边境的罪行激起同志们强烈的义愤。连队、排、班和战士纷纷写清战书,有的战士甚至向营、团递交血书,坚决要求参战,保卫祖国,保卫边境安宁,保卫人民和平生活。连队向战士讲述“修理山连”连史及我军的战斗英雄事迹,观看《英雄儿女》等战斗影片,战士们纷纷表示不怕流血、不怕牺牲,要在保卫边境的战斗中,建功立业,为连队、为亲人争光。五连人人都写了请战书、决心书。连队还向营、团写了请战书,要求将最艰巨的任务交给我们。

由于444团不是全训部队,老战士训练不多,战术技术不熟练,其它兄弟部队跨兵种转过来的战士对步兵战术技术不熟悉,新战士有的连枪都未摸过。参战不能只靠热情,必须要有过硬的军事技术。连队进行了别开生面的训练动员。没有时间进行长篇上课式动员,我们就利用形势教育和训练前进行简短动员。我和战士们说,要打仗,就会有牺牲。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要象毛主席说的那样,死的重于泰山。我们首先不怕牺牲,但我要求大家不要作无谓的牺牲。要不牺牲,就要有过硬的军事技术。狭路相逢勇者胜。光有勇还不够,勇敢加技高一筹胜的把握更大,生存的希望更多。我问战士们,战斗中,大家想不想死?战士们回答不想死。我又问,怎样才能自己不牺牲。战士们回答:消灭敌人。我又问,怎样才能消灭敌人。战士们回答:练好本领。于是连队迅速掀起练兵热潮。

部队开赴的时间还未确定,但我们知道连队训练的时间是不多了。连长陈继红军事素质是很好的。我们安排了强训计划,7天内要完成手中武器拆卸组装,瞄准射击,投弹,拼刺,埋、排地雷,战场自救,地形地物利用,班组攻防队形,组、班、排指挥、协同,防御工事构筑,丛林战术运用及抵近射击,战斗中使用的“缴枪不杀”的几句越南语等。时间太紧了。战士们恨不得将吃饭、睡觉的时间都用上。那几天又下雨,只得冒雨训练,甚至夜里,还有偷偷跑出来在地上铺上雨衣身上盖着雨衣冒着大雨练习瞄准的。连队采取老兵带新兵、会的带不会的进行训练。连吃饭和休息时战士都在相互讨论训练中的问题。没有一个战士叫苦叫累,没有一个生病请假,全都拼命投入训练。战士们军事技术进步也很快。连队干部被团集中进行识图用图、攻防协同、营连指挥等再训练。

训练强度太大,为保证战士体质,连队将饲养的猪、羊杀了,改善伙食。那几天吃的真不错。部队要上边境的消息,干部、战士家庭基本都知道了。许多战士的亲人都来信鼓励战士杀敌立功,报效祖国。只有少数干部、战士亲人来到部队。大概部队出发的前6天,连长陈继红的爱人许细凤带一岁多的儿子来到部队探亲。但连长陈继红一天训练也没有耽误,每天只有到深夜才能回到家属房内。我们几个连队干部就把他查铺查哨的任务包了。战前,个别战士难免有些紧张,为防止出现意外,排以上干部白天要组织训练,晚上要个别谈心,要查铺查哨,很是辛苦。二排长李开勇的母亲从河南来到连队,我们连队干部清他们母子吃饭,介绍越南罪行和边境情况,介绍李开勇在部队的成长进步和训练情况,安慰他的母亲。他母亲也给他很多鼓励。我们专门给二排长半天假陪陪他母亲。成都藉新战士许利的母亲也来到连队,我让炊事班多做几道菜,陪她吃饭,席间,许利母亲要求他杀敌立功,为国争光。俩位母亲都没有在我们和她们儿子面前流过泪。部队开赴前线的前一天,连长爱人和两位同志的母亲都回到家乡。

战友亲人的到来,也使我想起自己的父母妻儿。心里亦想念他们,但想到自己是军人,保卫国家和人民是我们的职责。这个时候连长、指导员就是连队的灵魂,连队一百多号人要以我们为样子。有英雄气概,才能带出英雄连,我和连长一定要带出个过硬的连队。战前工作太忙,我也不能让爱人眼看我的劳累和感受战前紧张而增加担心,没要她来部队。我给弟弟写了一封信:哥哥要参战了,一定要在保卫边境的战斗中争立战功,为国争光。让他不要将我参战的事告诉母亲,因为她有高血压。万一我牺牲了,请他代我侍奉父母;代我抚养儿子成人;劝嫂子改嫁,不要耽误她的青春;弟妹中来一人接哥哥的班,完成哥哥的事业。同时亦给爱人写了一封信。告诉她:我要参加自卫反击战,为国赴死是军人天责,不要难过,我也决不会给你和儿子丢脸。我如有万一,请你培养好孩子。如果3个月没有我的信息,那么我就可能牺牲,我绝不会被俘。你可以并且一定要改嫁。我们结合是为了给你幸福。我不在了,你能同样幸福生活,这就是我的愿望。爱你就是要给你幸福。出发时,我在准备后送的包裹里留下了内容相同的遗书。事后我才知道,直到我撤军回国,4月份信到了家里,家人才告诉母亲,我参加自卫反击战并立了战功。我爱人几个月中,当我母亲面装着没事,只是暗地里落泪。

二月十七日,中越边境自卫反击战打响了,战况通报和战斗捷报不断传来,部队受到极大鼓舞,训练的热情和自觉性更高了,劲头更足了,训练效果也更好了,干部战士军事技术都有很大提高。从连队组建到部队出发,亦就十来天时间,连队就基本上做好了参战准备。

三、开赴战场

大约二月二十三日,我们带上一个基数的弹药和每人5斤米、3斤普通饼干,从成都乘军列向广西方向开进。在军列上,每节车厢都设有轮流的战斗和警戒的班组,以防受袭和破坏。部队的其它同志,由于列车运行噪音太大,只能以班为单位组织学习和再动员,以班、组为单位温习班组攻防战术,也搞些唱歌和打扑克等游戏活动。二十六日晚上到达广西崇左县,在一个学校住下。二月二十七日下午部队先乘汽车开进,到达边境后,部队开始徒步进入越南。进入越南几公里后,遇到其它部队。几千人连同汽车坦克被赌在小山区的狭窄公路上。据说由于一辆汽车坏了将路赌住了,正在抢修。如果遇到空袭或炮火覆盖,那后果就难以想象。后来前头部队将汽车推到公路下的沟里,部队才又继续前进。路边不时看到被工兵起出的越军埋设的反坦克地雷。又走了几公里,不时有越军特工队或者民兵游击队的冷炮打到公路上。部队拉开战斗行军距离继续开进。我们二营的代理管理员不幸遭到炮击,气管被弹片割断,送到战地医院后就牺牲了。天越来越黑,可以说伸手不见五指,还下起瓢泼大雨。部队不准打手电和发出光亮,行军十分困难和缓慢。如果不牵着前面战友的雨衣,你都有可能迷失方向掉队。下半夜,上级命令部队就地休息。连队在划定的地段,在几个方向派出警戒哨兵后,大家顶着雨衣坐在地上休息。二月天,我们都只穿绒衣绒裤,雨天行军衣服已湿了半截,加上两未吃上热饭,天气又冷,哪里能睡觉,好好打几个瞪就不错了。

二月二十八日天亮,部队继续徒步开进。下午二点左右到达剥皮地区并进行轻装。接着又冒雨徒步开进。前面有军车将伤员和烈士遗体拉回国内。特别是接近扣当山时,路边就摆放一些未来得及运回的烈士遗体。连队及时以传口令形式进行政治鼓动,“为烈士报仇,向越军讨还血债”。天黑时到达扣当山下骄略地区的一个村庄,部队就地待命。因为村庄情况不明,为减少意外伤亡,连队在村外200C环形凹坡地,沿坡地田埂,挖猫耳洞休息。这时我们才知道我们营配属55164490团。当天夜里约11点,步话机传来营部命令,要我连立即派一个排到490团接受任务。连长陈继红和我商量,决定派二排去执行任务。但命令下达后8分钟,二排未能集中队伍。营部再一次催促,490团来的联络人员在离连队隔着一个水塘的100多米外焦急等待并催促。连长又急又气。于是我建议改派三排。不到3分钟三排长周宽才将全排带来。我和连长说,我们行动迟缓,490团可能会有看法,我带三排上。于是我立即带三排跟着联络员摸着,深一脚浅一脚,一路小跑到达490团。在490团的一个设在封闭的半地下掩体内,我首长敬礼、报到。不知道是团里几号首长,批评我们行动迟缓。我说,我们接到命令我们立即行动了。那个首长还是不满意。紧接着交给我们掩护490团某部转移的任务。于是我带领三排上到490团紧靠扣当山方向的一个高地。高地上有许多交通壕和掩体。490团的人已撤走,我将三排沿交通壕以班为单位布置在3个方向。我带通讯员韩河山在中段的一个交通壕坚守。要求所有人员不准睡觉,注意观察,防止越军偷袭。当夜,没有越军偷袭,只是扣当山方向有零星的枪声。

三月一日天刚亮,连长派人来通知,三排立即归建,随连队参加攻克谅山战斗。我带三排立即下山。到达汇合点时,连长已带一、二排出发。我命令三排急行军赶上了连队。恰在这时,三班长吴学信过来报告,他们的机枪手将一箱子弹丢在原出发地。这时连队离原出发地有近一公里。三班长要求他带他的小组战士去找回这箱子弹,否侧机抢就无法使用,影响战斗。我和走在队伍后边的副指导员商量一下,因路不远,同意他带小组人员去将子弹拿回来。我带一个班在后边走慢些,以等待和接应他们。我们等了20多分钟,连队的队伍已在我们视线消失,他们还没赶上来。我们急忙向前追。追到前面一个村庄,我们不敢从村中大路走,就从村边一条干河沟里绕过去。在河沟里走了一段,突然听见沟岸上一阵“叮咚”声。我们以为遇上敌人,马上趴伏在地上,以小组为单位散开做好战斗准备。待我爬上沟岸一看,原来是一群水牛正向这边走来,牛脖子上挂着的竹筒和铃铛走一步响一下。一群牛走就响声一片,着实吓了我们一跳。出了河沟我们不知道往哪走。于是向村庄另一头连队消失的方向找,终于在一条稍大一点的路上,找到副指导员给我们留下的路标,用树棍划的一个箭头,箭头尾巴下有一个5字。我们就顺着箭头方向前进。每到拐弯或叉路口都有同样的标记。下午傍晚时分,我们在谅山东南昆八地区追上了连队。但三班长他们到了晚上也没有归队。当时我想他们可能遇险了,心里很难过。

到连队,战士们就押来一个越军俘虏。我问,战士们在哪抓到的,战士们说,连队到昆八时候,这小子在路边草丛中跑,被我们追上抓住了。我们搜查他身上没有枪支和文件。但发现他除外衣是越军服装,衬衣和裤头都是中国缝制的,和我们战士的一样。我想越南忘了中国给他们的巨大支援,也真是忘恩负义到了极点。我们无法使用临战学习的几句越南语审问他,只好打手势问他。这小子才20岁,还会讲几句中国话,“毛主席万岁”;“中越人民友好”;“不要杀我”。说不清是越军哪个部队的,还用手势向我们要饭吃。一个战士给了他一把掌,“我们快二天没吃饭了,还给你吃。”我命令将他捆起来押送营部。

在高地上,我们看见55军在攻打谅山。炮弹如飞蝗似的落到谅山城内。到处是爆炸声。突然在城北,升起一大团蘑菇状烟云。一位同志就喊,防原子,大家立即带上防毒面具卧倒。过了一会,没有亮光和巨大响声及风暴。我们抬头一看,蘑菇变成巨大烟柱,才知道是炮火击中了油库。我们所在的高地下,越军坦克向谅山方向冲击几次,都被打了回去。天快时,越军坦克退回奇穷河南岸。

我们全营就在那个地区依高地防御和准备新的战斗。天快的时候,炊事班做好二行军锅饭。正准备开饭,二营机炮连司务长带二个战士找到我。他含着泪水说,他们的炊事班做饭时,遭到越军炮击,人员有伤亡,锅也被打了,问我们能不能给他们一些饭。我想都是兄弟连队,也不能让他们饿肚子打仗。我将我连司务长石远怀找来,问他连队还有多少米。他说一顿都不够了。我和他商量,给机炮连一锅饭,但锅不能给抬走。我们一时又找不到什么东西装饭。我忽然看到机炮连的同志穿着的雨衣,就叫他们将雨衣脱下来,用带胶的一面将饭包走。机炮连的同志很是感激。我们全连130多人,每人一小勺饭,但同志们没有一句怨言。

三月二日当天夜里,天特别,又下着小雨。我们围着高地,以小组为单位挖约一米左右的洞,上面盖上雨衣,蹲在里面休息。下半夜,突然传来几声枪响。因为看不见情况,紧接高地到处响起枪声。我急忙找来40火箭筒夜视瞄准仪,但也只能看出几十米,看不到山下。天麻麻亮时,随着二声炸弹爆炸声,枪声才停止。估计是越军偷袭或骚扰。部队虽然没有伤亡,却也没有休息好。

四、攻占332高地

三月三日天刚时,三班长吴学信他们找到了连队。我问他们怎么回事。原来他们三人在那找了几圈,才找到那箱子弹。到路上,已看不到我们。只好向我们走的大概方向追。途中遇到兄弟部队,兄弟部队说,你们三人行动很危险,要求同他们一起参加战斗。他们就同他们一起开进。快到昆八地区,听见这边激烈的枪炮声,他们认为连队可能就在这里。于是就离开兄弟部队,向枪炮声激烈的地方追过来。我夸奖他们后,让他们赶快回到排里。我也为连队有这样的战士高兴。这时,炊事班将剩下的一点米做了一锅饭,我让他们赶快分给大家。轮到炊事班时,没有饭了。我正准备让每人退一点饭给炊事班,炊事班副班长郑春堂找到我,大义是说,指导员,同志们马上要打仗冲锋,要体力。我们炊事班是在后面,行动慢点,不会影响战斗。炊事班硬是将锅底泡泡,刷一刷,分喝了刷锅水。当时,我心头一热,多好的同志们。

正当连队吃饭的时候,突然“轰轰”几声,几发炮弹从我们头顶上飞过去,在332高地方向爆炸。一会儿,炮弹象刮风似的一波又一波向332高地刮过去。只见那一片山头和树林,火光直闪,烟雾弥漫,爆炸声响成一片。炮击持续了10多分钟。炮声一停,连长陈继红告诉我,团命令二营攻占332高地,营部命令四连担任主攻,我连担任助攻。配属我连一门82无后坐力炮,二挺重机枪,一个榴炮营支援我们战斗,马上组织进攻。从地图上看,332高地位于谅山东南约4公里,北临奇穷河,东依迷迈山,西靠谅山至河内铁路,是控制谅山东南铁路、公路交叉点的要点。332高地离进攻出发地2公里多。其间,有十多个小高地。于是我们立即组织连队准备投入战斗。这时两个战士找到我,我记不起他们的名字了。他们每个人向我递交了一份入党申请书。说“指导员,请党支部在战斗中考验我们能否加入党组织,如果我们牺牲了,我们要求党组织要追认我们为共产党党员”。我含着泪水接过了这要求生死考验的入党申请书,鼓励他们,党支部相信你们,接受你们的要求,快去准备战斗。

大约8点多,我们开始进攻。四连在谅山南谅山通向河内的昆八铁路桥附近强度奇穷河,沿铁路边向332高地攻击前进。五连沿魁改河西侧进攻。五连分为三组,二个组涉水过河,一个组在四连后从铁路桥过河。过河后,我和连长才知道,一排被营部留下来了,作为营部警戒部队和预备队了。连长带一个排沿小高地山嵴向前进攻,另一个排和炊事班分二组在东西两侧同向推进。我带着西侧这个组,沿小高地西坡小路向前冲击前进。沿途没有遇到越军抵抗,只有零星的阻击枪声。我们这一组在前进中,我用望远镜发现了2个洞穴,立即指挥40火箭筒先行开火,2发全部命中。再未遇到阻击。攻击1公里后,我们和连长在一个小高地顶上会师。我们发现高地西侧山一辆越军军车侧翻在便道上,连长指挥40火箭筒将其完全击毁。也就在这时,步话机传来营部命令,四连在332高地西北侧1公里多的地方,遇到越军和越军坦克阻击,连队有伤亡,攻击受阻。五连由助攻改为主攻,尽快拿下332高地。于是,我和连长率连队一鼓作气往前冲,于11时左右冲上332高地。332高地上越军已撤走。

332高地南陡北缓,成南北走向。南部是50-60度的陡坡,北坡和西坡坡度较缓且长有茅草。顶部却是坚硬的砂石地,工兵锹无法开挖工事。沿顶部南沿修筑一个高炮掩体和不太长的交通壕,深约1.3左右。高炮掩体向南方向留有一个豁口,用于高炮平射。估计是越南抗美时期,为抗击美机向北攻击修建的。从地形看,由北向南,易攻难守。我想,这可能是越军放弃的原因。我们在高地上,发现332高地东南、正南、西南都是1公里多的开阔地。开阔地南面又是连绵的高地。西南方离332高地800有几间房子,房前有一辆3轮摩托车。再西南边有丛林,并有越军和越军坦克活动。四连有可能在那儿受到阻击。332高地正南约600多米的开阔地上,越军的三辆中国造的59式坦克屁股对屁股成三角形,在开阔地上组成堡垒,其中一辆坦克炮口直指332高地。我和连长带连部人员都到了高炮掩体内,形成连指挥所。根据获得的战况,我们估计附近越军至少有一个坦克连和一个营的越军。为减少越军对332高地的压力,我和连长决定,请求炮火压制越军坦克,打乱越军坦克堡垒队形。于是我们向营指挥所报告情况,报告坦克的方位坐标,请求炮火打击越军坦克。约过了10分钟,营部没有回答有、无炮火支援。同时,连长也急的在高地上寻找配属我连的82无后坐力炮。这时我们才知道,在我们进攻出发时,配属我连的82无后坐力炮,已被转配其它连队。这时的越军知道在我们步兵射程之外,还是比较嚣张的。一个炮长站在炮塔上,几个坦克兵在坦克外鼓捣什么。这时营部已将一门82无后坐力炮调由六连调到我连。连长命令副连长陈历生带领这门炮选择有利位置打击坦克。也就在这时,坦克边的越军有异动。越军坦克炮长手直挥,大声喊叫。连长和我商量,先用重机枪消灭坦克外的坦克炮长和驾驶员。于是,通知配属的两挺重机枪瞄准越军坦克上的和坦克外的人员准备开火。这时82无后坐力炮正在选有利的炮位。连长命令开火。但是,只有一挺重机枪开火,另一挺重机枪卡壳了。越军坦克上的炮长被开火的重机枪打死,一头栽倒,半身在炮塔里半身在炮塔外倒挂着。一个坦克驾驶员倒在坦克外。我们眼睁睁地看着另外几个越军向南沿高地向西的小路跑掉了。这时我正和连长在一起观察敌情,于是我向连长说:越军还未进攻,重机枪就出故障,这还得了,我过去看看。连长说,你快去看看。我带着通讯员韩合山刚走进交通壕,这时炮口指向332高地的越军坦克开炮了。炮弹从那个豁口打进来,击中趴在高炮掩体豁口处的步话机员身上(他是营部配属来的,名字我记不起来了)。由于炮弹炸点高,杀伤范围大,高炮掩体内,非亡即伤。步话机员身体被炸碎了,火箭筒正副射手范家生、王正文当场牺牲。司号员陈绪华一只眼珠被打掉下来。连长陈继红腰部被弹片撕开一个口子,鲜血直冒。炮弹爆炸时,我正好拐进交通壕,韩合山正档在我身后。我没事,韩合山背部却中了好多弹片。其实我离死亡也就几十秒钟。我认为是责任心没让我见马克思,所以,以后干什么我都挺认真。炮声响后,我立即返回高炮掩体,看到火箭筒正副射手一个脑袋被打掉半边,一个胸部被炸开,已没救了。连长陈继红躺在地上。我赶紧把他扶坐起来,喊卫生员李营秋快过来。李营秋过来撕了三个急救包都止不住血。我立即命令二排来一个班,将连长抬送营部。这时连长还清醒。他对我说:指导员,我可能不行了。你要组织部队狠狠地打,给我报仇。告诉我家属,好好抚养孩子,让他长大接我的班。我说,你要挺住,你会好的。我让同志们赶快将连长送营部卫生所。没有担架,战士们找到一块约一米五长三十公分宽的木板来抬连长。连长一米七几的个头,木板又小,天雨路滑,加之战士们几天未吃好饭,六个战士抬不动。连长两次从木板上滑下来,已不能讲话了。我急了,命令二排全排将连长和伤员抬送营部并报告情况。卫生员将司号员的眼珠送进眼框包扎。韩合山侧怎么也不肯下火线,抱着树哭喊着说,“指导员没有走,我不能走”。伤员们硬是被拖下去的。越军又开了几炮,五班的新战士杨光兴牺牲。这时我们的82无后坐力炮开炮了。第一炮未击中。第二炮不知击中坦克什么位置,激起一股烟尘。

副连长陈历生过来。我说了我的想法,山上光秃秃的,工事也无法修,越军炮火覆盖的话,我们就完了。东侧相临的高地有小树林,可以掩藏部队,又能控制332高地和通向谅山的土路及前面的开阔地,你现在代理连长指挥。副连长没什么意见。我让他赶快组织部队向332高地东侧高地转移。一个战士问我牺牲的同志怎么办?我说先放在原地,先顾一顾活的,不能为已牺牲同志的遗体再牺牲同志,赶快转移到东侧高地。我检查一遍高炮掩体,背上在从扣当山向谅山开进中缴到的一支苏式阻击步枪,拿上牺牲同志的火箭筒,在连队后边向332高地东侧高地转移。下到坡底时,卫生员李营秋叫我,说,“指导员,快,连长可能不行了”。我赶快过去。我扒在连长的耳边,连续喊叫“老陈,老陈···”陈继红没有回答,我扒开他的眼皮,发现他的眼珠变灰暗了。我要卫生员赶快送营部。我当时不能哭。但,我发誓要带连队给连长报仇。

五、332高地东侧伏击战

连队很快到达332高地东侧有小树林的高地。二排抬着连长和伤员继续向北走。几个战士误以为连队继续撤退,跟着跑。五班长代焕伦高喊“共产党员们不能跑,连队阵地在后面。”这几个战士立即返回高地。我从后边赶上来,收拢部队,立即将三排和反坦克火器部署到高地南侧,防敌坦克冲击。大约1点多,二排返回高地,带来新的步话机、步话机员,同时传达团、营命令,由我接替连长职务,其它干部由我安排。团、营的接替命令,打破连队参战时的预案。按预案,应该由副连长接替连长职务。(现在看来,我可能是中越边境自卫反击战唯一的战场上由指导员当连长的。)于是,我招集干部会,对干部接替做了重新安排,并重新部署部队。命令副指导员王成国接替我指导员职务,四排长杨映芳接替副指导员职务,十班长王官亭接替四排长职务。兵力部署上,我考虑到越军和坦克在南面,如果想反击我军,要么从332高地西侧四连铁路地区过去,要么从我们所在高地过去。于是,我让副连长带战斗力强的三排及反坦克火器在高地的南部防御。我又考虑到越军特工队贯用背后偷击手段袭击情况。况且,我连与营部之间有二公里的空档,许多高地相连,东邻友军不知在哪里,很便于敌人穿插与南边的越军包围吃掉我们。所以谅山虽然已被我军攻克,但我仍向谅山方向和东侧部署兵力。将二排放在高地北部和东部。连队分三层部署。第一层将高地下部围住,要求每组间隔一定距离挖一个坑,每一个坑一人警戒另外的人休息。这样一有情况,各组可互相支援。也不怕敌人摸哨,部队还可以休息。中层为连部、炊事班、炮班,上层靠南为重机枪,形成环形立体防御。我用步话机将情况向营部简要报告后,我问教导员魏胜利,“连长情况怎样了”,教导员魏胜利说“老陈很好,要你们坚持战斗。”当时我就明白,连长陈继红已牺牲了,教导员是怕连长牺牲的消息影响战士们的情绪。我命令各排都赶紧修工事。少数战士由于缺少战斗经验,在开向谅山前的清装时,将工兵锹和雨衣都清掉了。好在这个高地雨后的土比较松软。这时着急了,有的只好拿削尖的树枝当锹使用。

大约下午4点钟,警戒哨向我报告,我高地东侧一公里多的班笨村有人活动,有人在村边的竹林边向我们这边喊话,听不清喊什么。我拿望远镜仔细看,由于有些簿雾,看不太清。但从帽子和听不太清的喊声,我判断是越军,还可能是从谅山撤退出来的越军。这时,越军不但喊,还挥帽子。我也让战士挥帽子,嘴里也嗷嗷。同时命令战士们加强警戒,别理他们,我们抓紧修工事。越军当时没敢过来。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越军竟排着一路纵队过来了。越军可能把我们也当成越军了。因为我们正对着越军的敌人方向-谅山的中国军队方向修工事。一般来讲,对着敌方修工事的是友军。加之,我们的战士修工事时有的不戴帽子,有的脱掉外衣,远看也跟越军差不多。我们的警戒哨立即报告,“指导员,越军过来了”。我立即命令通讯员将四排长王官亭找来,要他准备炮击越军。我问他还有多少炮弹。他说,还有6发。我说,你打3发。等越军过了村西一个土包后开炮,一发打在路上,另二发分别打在路两边的水田里。这样,如果越军有后队,是为了打断他的队伍,阻止后队前行,同时将越军前队往我方赶。另二发打在路两边的水田里,是怕越军躲到水田的田坎下顽抗。同时让通讯员通知三排七班长李永芬带领全班从高地东侧中南部下到高地坡底,防止越军从坡底的我们射击死角逃跑。并通知二排做好战斗准备。等我布置好,越军已快到魁改河小桥边了。这时,二排的枪响了。同时我第一发60炮弹在越军来的路上爆炸。越军弄不清怎么回事,就向我方跑。二排一顿集火射击,越军又往后跑,有的跑到水田里。这时我另两发60炮弹在越军后方水田爆炸。越军蒙了,转了两圈,大部被击毙。越军队后边有几个往班笨村方向逃跑。五班长代焕伦等十几个战士追过了魁改河小桥东边20多米。这时班笨村方向,响起一阵枪声。我连机抢回击后,越军没有了动静。逃跑的越军一个被打倒在地,又中了几枪就不动了。还有一个受了重伤,被两个越军拖着拐进班笨村西水塘边高坎后面。这时快六点钟了,天色已快了。班笨村里越军和班笨村西水塘边高坎后面越军情况不明,战士们冲过去可能会吃亏。再说,我们主要任务是占领332高地地区。万一二排冲过去遭到不侧,后果就严重了。于是,我命令战士们退回高地。因司号员受伤被送下去了,没有司号员吹号。大家就高喊“回来,连长叫你们回来”。二排冲出去的战士们就退回高地。这一仗打了二十几分钟,越军20余人被我撂倒,我连无一伤亡。

当晚9点多,营部也意识到我们连(实际就两个排)位置突出,很危险。派443团一营副营长率一个排来支援我们。副营长名字我记不得了。为统一指挥,我们立即召开联席会议,组建临时党支部。我建议副营长担任书记和总指挥。副营长说,他地形和情况不清楚,非要我担任书记。于是我担任战地临时党支部书记,副营长为副书记,各排长为委员,各排一个党小组。将443团这个排部署在高地东侧二、三排之间。当夜倒没有发生什么情况。天亮时,副营长率这个排撤回443团。

三月四日早上八点左右,我命令副连长组织二排和重机枪掩护,我带新的通讯员和二排的二个班去清理高地东则的战场。如果我有意外,副连长接着指挥战斗。我带着战士们直接赶到班笨村西水塘边高坎边。通过观察,班笨村没有发现越军。高坎背后也没有发现越军。但低头时,突然发现高坎拐角处贴地面有一个洞,露出支起来的火箭弹。我心想,完了,遇到越军埋伏了,妈的,死也就这一下了。伸手就将火箭弹抓住拖出来。这一拖倒没费什么劲。我拿着手枪,赶紧朝洞里一看,嗨,没人,里面还有一具装着火箭弹的火箭筒。于是我钻进洞,将另一具也拖出来。我们接着往回清理。越军被打死时是什么姿式,拎起来还是什么姿式。有的越军还是光着脚的。我从一个越军尉官尸体上找到一支手枪。在十几越军尸体上找到了武器、照片、信件等。其中一块用绣着一朵梅花的白色手帕包着的女式金表,让我想到越军的挑衅反到给他们自己家庭带了灾难。战场清理后统计,共缴获82迫击炮一门;60炮两门,连瞄准镜都在;火箭筒两具;冲锋枪十支;手枪一支。枪弹、火箭弹、手榴弹、匕首等若干。越军的60炮时苏联造的,连瞄准镜都在。冲锋枪是全新的苏式冲锋枪,黄油都未擦净,大多数连保险都未打开。可见越军当时对我们的伏击,感到多么突然和惊恐。我当场高兴的是,我们歼灭了越军一个重火器排,还打死越军一个尉官,总给连长陈继红出了一口气。快中午时分,我命令除二排外,集中武器掩护六班将332高地上的烈士遗体运回来。332高地没有越军。六班长王生胜带领战士很快就将四个烈士的遗体运回来了。步话机员太悲惨了,只找到膝盖以下的两条腿回来。

六、撤军回国

三月四日中午,天下着小雾雨,战士们正饿的不行。司务长石远怀和炊事班的同志抬来一锅山芋。我问从哪搞的?他说从山下越南老百姓家里搞的。我说,会不会有毒。他说不会的,卫生员和我们都尝过了。卫生员李营秋是个责任心很强的同志,由于害怕越军下毒,连队烧饭、喝水,他都要先尝尝。他同我说过,水如果有毒,他能感觉到,如果他死了,大家就不要喝水了。他准备以自己的生命保护连队战友们。我问司务长石远怀,可给老百姓钱了。石远怀回答说,看不到人,只好用土块将十几块人民币压在老百姓家的山芋堆边。于是大家每人分了一点山芋挡挡饿。

天快黑了的时候,营部派人带来支前民工,将牺牲战友的遗体和我们缴获的越军武器运送到后方。他们走后,我们正想向营部汇报,步话机里传来“中国鬼子滚出去”的喊叫声。步话机员将步话机给我,叫我听。我一听,果然是越军接通了我军通讯频道。我也骂到“越南才是鬼子,你们忘恩负义,老子**们越南鬼子的娘”。我们对骂了一会。我让步话机员关机,过一会再开。再次开机后,用密语同营部联系。

三月四日晚约九点多,步话机接到营部通知,要我们夜里0点撤回营部362高地,说上级通知准备撤军回国。接到通知后,我立即召集干部会,传达命令,当即研究撤退方案,研究决定撤退顺序。副连长陈历生带二排为前队。代指导员王成国带炮排、炊事班为中队。我带三排和几具火箭筒断后,防越军坦克追击。并做了三套撤退战斗预案。对越军从后面追击,越军在营部和332高地之间拦击前队二排,越军攻击我队中部分割连队,遇到其中一种情况,哪个排抢占哪个高地,部队如何行动都做了布置。因为天太黑,一步之外就看不见人影,排与连之间没有通讯工具。我们对相互之间的联络暗号也规定了。当时,我还命令连队任何人都不准搞出声响,更不能枪走火惊动越军。如果那个人弄出了响声,暴露我们撤退意图,导至连队不能按计划撤退和人员损失,我将军法严惩。同时也不准丢下一件东西。当晚1150分,连队开始后队变前队撤退。天很。下高地时,战士们一个拉一个慢慢走。到高地坡底田地区域,田埂高低相差一米多,尽管战士们手拉着手,还是有战士掉下去,摔的晕头转向,也不敢哼一声。还好,连队没有遇到越军追击和阻击。三月五日130左右连队安全撤到营部所在地362高地。

夜里大约2 点多钟,营部要我连派一个班去寻找副营长和他带的六连一个排,他们在撤退中与连队失散。当时部队十分疲劳。我让副连长陈历生带一个班去执行这个任务。副连长二话没说,立即带一个班就出发。我记不起来是哪个班了。二小时后,副连长就和副营长及六连那个排回来了。

三月五日早上六点多,连队按照营部命令撤向巴外山,担负掩护55军撤退的任务。这时我才知道,我连是中国第一批次撤军的部队之一,也是打到最前面的部队之一。连队已几天没有好好吃东西了,也没有躺下睡过觉,加之几天衣服鞋子都是湿的,战士们体力消耗很大。我们当时穿的是高腰铁板底防刺鞋,河水、雨水、田水、汗水都在鞋里。几天下来,脚都泡白了,特别是脚底泡出了白色的厚厚一层茧子,走起路特别的痛。大家一瘸一拐的走,个别战士还有杵棍子的。行军速度较慢。大约二小时后路过一个村庄,我们转过一个山坡,突然在村庄边发现一群穿老百姓服装并带有武器的人,前卫班立即开枪。枪声一响,连队立即趴到路两边,准备战斗。那群人也看到我们,他们也立即趴下卧倒,但没有回击。他们喊起来,我们是某某县的支前民工,不要误会,不要开枪。前卫班慢慢接近,他们就站起来。双方对话后,消除误会。广西民工和越南人长的很像,讲话的音调也像。我想如果他们的领队惊慌的话,进行了回击,那一场误战误伤就难免了。

三月五日下午四点左右,连队到达巴外山防御阵地。这一片高地中间有一条通向谅山的公路。我们连在公路西侧的高地上防御。这个高地呈东西走向,长约一公里多,在进攻谅山时被我军攻下来的。高地东头有两个越军尸体暴露在外头。战壕里底部也埋了许多越军尸体,但都盖上了一层土。高地前缓后陡。但前面200有一个突出的山包,山坡上茅草、棘刺丛生。我将一排部署在前面的山包上。二、三排沿战壕部署,二排在东侧,三排在西侧。整个连成三角态势。高地的主高坡南侧凹地,有一个北向的洞,里面有几麻代中国大米字样的大米,周围有血迹,不知大米有没有毒,我们不敢动用。这时,团后勤给我们补充弹药、粮食,还给我们一些香烟、猪肉罐头。炊事班做了满满的两锅热饭。战士们是又饿又馋,一个个狼吞虎咽。由于我们没有经验,没有进行认真控制,许多战士将分到的一盒猪肉罐头都吃了。战士们饿和馋是解了,但几天没怎么吃饭的肚子,却接受不了那个大油。到了夜里,越来越多的战士开始拉肚子,而且越来越厉害。有的一夜拉了五、六次。我吃的不多。挺到快天亮时,也不行了,也开始拉肚子。有一次,来不急了,拉到裤子里。阵地上,没办法洗,只好自己捂干,反正黄色在浑身泥巴的身上看不出来。几天的汗水、泥水、雨水搞得气味不好闻,再添点异味,也无所谓。到六日的上午,连队有近二十人躺了下来。尽管许多战士不愿离开阵地,但还是被强送到团卫生队。一顿没有经验的饭,导至近二十个人非战斗减员。兵力不够,连队所有人员都顶岗,包括我这个连长在内,都要守卫一段防御地区。三月七日上午,我们坚守的高地北侧,有一个着便装的越南女人,从开阔地到北侧陡坡下向上爬。观察哨发现后报告了我。我让战士们埋伏在山坡草丛中,等她上到坡顶,战士们从四面围上来用枪指着她,她举起双手,嘴里嗷嗷的叫,不知道讲什么。我将她搜查后没有发现武器,但无法审问她,将她交营部送团部审问。三月八日上午,团部干部股严股长带一位干事到连队了解332高地战斗情况,我们拍了一张合影照片(这张照片我一直留到现在,以后我会将它贴到网上)。这天,营部又来通知,原定到今天完成的防御任务延长三天。大概也是这天下午,团部将六连副连长范承昌派到五连担任连长。我这个代连长、代指导员、代副指导员、代四排长都恢复原来的职务。在以后的几天里,高地东边的公路上,我军的坦克、车辆、人员不断往国内方向撤。我们守卫的高地也未发现大的敌情。十一日下午,团属炮兵用炮火炸毁高地前面通往谅山的桥梁。十二日上午又一次用炮火将更远处的桥梁、大的涵洞彻底摧毁。下午,我们也开始撤出防御阵地,徒步向国内撤。走了十几公里后,开始乘汽车。大约夜里八、九点进入国境以内。深夜11点左右到达广西崇左县罗北公社一个生产队。

(未完待续)

优诺20寸16速折叠运动自行车

381

主题

0

好友

3468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0Rank: 10Rank: 10

UID
108738
帖子
6700
主题
381
精华
0
积分
3468
威望
3468
金钱
21778 分
阅读权限
150
在线时间
412 小时
注册时间
2003-4-10
最后登录
2018-4-15
发表于 2009-2-15 13:50 |显示全部楼层
骑友大本营会员群

回复主题

很少见到50师的老兵,向老兵致敬。

期待更多关于148S444T配属164S保障163S侧翼的情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0

好友

2

积分

信息监察员

Rank: 9Rank: 9Rank: 9

UID
126579
帖子
342
主题
7
精华
0
积分
2
威望
2
金钱
102 分
阅读权限
200
在线时间
3 小时
注册时间
2008-1-24
最后登录
2015-1-5
发表于 2009-2-15 15:35 |显示全部楼层
骑友大本营会员群

回复主题

好像是巴顿将军说的:当你晚年将孙子抱座在膝盖上,述说爷爷曾参加过那场战争时,是多么的骄傲与自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73

主题

0

好友

1498

积分

信息监察员

Rank: 9Rank: 9Rank: 9

UID
99516
帖子
2311
主题
173
精华
0
积分
1498
威望
1498
金钱
125 分
阅读权限
200
在线时间
72 小时
注册时间
2004-7-30
最后登录
2017-10-16
发表于 2009-2-15 18:36 |显示全部楼层
骑友大本营会员群

回复主题

期待后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

主题

0

好友

164

积分

信息监察员

Rank: 9Rank: 9Rank: 9

UID
128206
帖子
1509
主题
10
精华
0
积分
164
威望
164
金钱
234 分
阅读权限
200
在线时间
462 小时
注册时间
2008-12-17
最后登录
2017-6-30
发表于 2009-2-15 19:44 |显示全部楼层
骑友大本营会员群

回复主题

希望看到更多谅山方向的战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7

主题

0

好友

17

积分

信息监察员

Rank: 9Rank: 9Rank: 9

UID
126421
帖子
109
主题
17
精华
0
积分
17
威望
17
金钱
113 分
阅读权限
200
在线时间
39 小时
注册时间
2008-1-15
最后登录
2016-4-27
发表于 2009-2-15 20:24 |显示全部楼层
骑友大本营会员群

回复主题

文武双全。老兵在332高地指挥的伏击战,至少也是二等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信息监察员

Rank: 9Rank: 9Rank: 9

UID
126703
帖子
159
主题
12
精华
0
积分
0
威望
0
金钱
100 分
阅读权限
200
在线时间
0 小时
注册时间
2008-2-12
最后登录
2014-8-24
发表于 2009-2-15 20:34 |显示全部楼层
骑友大本营会员群

回复主题

我是55军164师(53568部队)的,期待陆指导员更精彩的战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

主题

0

好友

5

积分

信息监察员

Rank: 9Rank: 9Rank: 9

UID
125292
帖子
22
主题
8
精华
0
积分
5
威望
5
金钱
102 分
阅读权限
200
在线时间
3 小时
注册时间
2007-9-14
最后登录
2015-2-25
发表于 2009-2-15 22:27 |显示全部楼层
骑友大本营会员群

回复主题

罗北公社应是罗白公社,离县城20多公里,崇左县现已升格为地级市,我在崇左县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42

主题

0

好友

332

积分

信息监察员

Rank: 9Rank: 9Rank: 9

UID
118175
帖子
814
主题
142
精华
0
积分
332
威望
332
金钱
100 分
阅读权限
200
在线时间
0 小时
注册时间
2004-10-24
最后登录
2014-8-24
发表于 2009-2-17 02:27 |显示全部楼层
骑友大本营会员群

回复主题

164师从北山进入的进攻路线的战例资料的确不多见,参战老兵的回忆录也少见,这篇是非常不错的回忆录!164师好象后改为武警广东三支队(韶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42

主题

0

好友

332

积分

信息监察员

Rank: 9Rank: 9Rank: 9

UID
118175
帖子
814
主题
142
精华
0
积分
332
威望
332
金钱
100 分
阅读权限
200
在线时间
0 小时
注册时间
2004-10-24
最后登录
2014-8-24
发表于 2009-2-17 02:31 |显示全部楼层
骑友大本营会员群

回复主题

剥皮地区应该还在我方境内吧?这张就是在剥皮上拍过对面越南的,不知老兵对此地有无印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YOURNET.CN ( 冀ICP备:17002912 )  技术支持:静轩雅集商信服务有限公司

GMT+8, 2018-6-24 16:47 , Processed in 0.375096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YOURNET.CN

© 2003-2014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