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鹿桥依梦

[回忆录]悲壮的历程

[复制链接]

4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信息监察员

Rank: 9Rank: 9Rank: 9

UID
128582
帖子
815
主题
4
精华
0
积分
0
威望
0
金钱
100 分
阅读权限
200
在线时间
0 小时
注册时间
2009-3-4
最后登录
2014-8-24
发表于 2009-6-16 13:46 |显示全部楼层
骑友大本营会员群

回复主题

gaoyiq:
鹿桥依梦现在还在部队吗,我曾在广空通信站修理所服役,75年与通信团合并,没准还要一面之交。

张保东 握手 问候

优诺20寸16速折叠运动自行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信息监察员

Rank: 9Rank: 9Rank: 9

UID
129170
帖子
30
主题
1
精华
0
积分
0
威望
0
金钱
100 分
阅读权限
200
在线时间
0 小时
注册时间
2009-6-15
最后登录
2014-8-24
发表于 2009-6-17 17:43 |显示全部楼层
骑友大本营会员群

回复主题

真实 ,,永恒,, 奠基,, 图腾,, 英雄,, 沉默,, 落泪,, 墓碑,, 定格,, 勇敢,, 机智,, 国家,, 崇高,,敬意!!我仅剩下这些简单的文字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信息监察员

Rank: 9Rank: 9Rank: 9

UID
129170
帖子
30
主题
1
精华
0
积分
0
威望
0
金钱
100 分
阅读权限
200
在线时间
0 小时
注册时间
2009-6-15
最后登录
2014-8-24
发表于 2009-6-19 10:16 |显示全部楼层
骑友大本营会员群

回复主题

张技师这个老兵的文章,文笔流畅思路清晰,建议转给当地的军事博物馆存档,作为历史事迹以给后辈多些有意义的提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2

主题

0

好友

12

积分

信息监察员

Rank: 9Rank: 9Rank: 9

UID
128350
帖子
957
主题
82
精华
0
积分
12
威望
12
金钱
106 分
阅读权限
200
在线时间
21 小时
注册时间
2009-2-7
最后登录
2015-4-2
发表于 2009-6-23 15:59 |显示全部楼层
骑友大本营会员群

回复主题

鹿桥依梦大姐你好!看完了你的《回忆录》,在此对你表示感谢!你幸苦了!

[此帖子已被 老哥哥 在 2009-6-23 16:13:12 编辑过]

[此帖子已被 老哥哥 在 2009-6-24 11:01:54 编辑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2

主题

0

好友

12

积分

信息监察员

Rank: 9Rank: 9Rank: 9

UID
128350
帖子
957
主题
82
精华
0
积分
12
威望
12
金钱
106 分
阅读权限
200
在线时间
21 小时
注册时间
2009-2-7
最后登录
2015-4-2
发表于 2009-6-23 16:22 |显示全部楼层
骑友大本营会员群

回复主题

鹿桥依梦,你说的163师埋怨你们放气球,这是真的,越军这一炮与气象气球放飞有关,因为气球升空只有指挥部才有可能使用。

ffice:smarttags\" />222一大早,作为无线连15瓦电台报务员的我,从收发了一个晚上电报的猫耳洞里面出来。出来后,我走到了平时聊过认识的小田身边,亲眼看着小田放气球。我当时还对他说气球升空后会不会太暴露我们的目标了?他说没关系,我们在山后,是死角,可我们的话音几乎未落,一发炮弹就过来了,炮弹的声音非常地清脆悦耳。部队打了一个星期的仗,我也通过手指下的电键送出了一个星期的炮弹,我们已基本掌握了听炮声识远近的方法,炮弹从我们头上飞到了附近村庄的山坡上爆炸。fficeffice\" />

那发炮弹炸响后,我对小田说我们是不是回猫耳洞里避一避?小田说没事的,等下还要放一个,还要做记录呢!这时,和我一起值了一个通宵夜班的1968年入伍的河南籍台长张海如,收拾好文件从猫耳洞里走出来,径直走向距离我们大约10米的一条小溪。因为,晚上我和台长收发战报时,他把鞋子脱了下来干活。要知道,从214进入米七方向的猫耳洞到221,我们谁也没有脱过鞋子和洗过脚,雨水浸泡太阳晒,脚的皮肤早被军袜染得绿绿的了,而且脚趾丫已经烂皮发臭。在小小的猫耳洞里,台长的脚臭让我几乎晕了一夜。我对张台长说台长,你的脚实好臭,比尸体还臭。明天上午你能不能到旁边的小溪去洗一洗呀?

这里还有一个小插曲,就是221晚上的值班,我和台长刚说完脚臭洗袜子的事,越军就有几发炮弹划破夜空打到我们附近的村庄,我和台长当时正在调校另一个收发频率。忽然,眼睛的余光却发现有两团白光冲进我们的猫耳洞。我俩立即抓枪警惕地看过去,原来是两个师救护队的护士,夜尿时忽遭炮袭,拼命地提着只到膝盖的裤子躲了进来。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女人的大白屁股,臊得我脸都通红啦!

台长去小溪洗脚和袜子了,小田继续放着气球。大约不过三分钟,司务长带着炊事班担来两桶面条,并摆上了一口大锅,锅离台长所在的小溪不到5米远。司务长叫卢承德(广西玉林人,几天后,他在军炮团和师炮团的交叉火力中,被空中相碰的两发炮弹炸下而牺牲,在他几乎是牺牲的同时,他的儿子在玉林降生),他吩咐好炊事班的炊事员尽快架起大锅倒面条,然后就到各猫耳洞通知大家吃早餐去了。

刚洗完脚的张海如台长走向锅边,空军气象员田拥华也走到了锅边,加上4名炊事员共六人站到了锅边,两米多远处还有另一名战友。

我和小田说话的时候,我们无线连开北京吉普的司机邱玉林(广西昭平人),叫我到他车旁说了点好像是关于汽车发动后为电台提供电源的事情,通信营营部的一名司机(记不得是河北还是山东人了,也记不起他叫什么名字了)也走了过来听我们谈事。我们谈事的地方距离大锅大约有10米左右。

忽然,我们听到一声比汽车在身边紧急刹车时发出的声音还要浓烈很多倍的声音,就像天空被撕裂了一样,我们还没有来得及作出任何反应,我的大脑就一片空白了。

后来我听说,那一炮炸正正打进了锅里,等于是离真正的地面不到一米的位置横爆。7位战友当场牺牲,而且都很惨烈;负伤三个。

鹿桥依梦在文章中是这样描述的:“这一炮,我们一共牺牲了十个战友,当场炸死了7个,有三个重伤,送到医院也没有抢救过来。太惨了。”

其实不然,当时,在三个负伤的军人中,我是伤情最重的一个。

我叫庞跃声,是19783月入伍的南宁兵,我父亲当时是广西军区的,打仗时我父子两都在前线。该炮弹爆炸时,一块如小拇指甲盖一般大小的弹片,打进我的大脑。和我一起负伤的是和我站在一起的两名司机。邱玉林左脸的面部神经被弹片打断,嘴巴超级地歪到了一边,后来回到地方娶了一名苗族的镇党委书记当老婆。另一位司机背部肩胛骨被弹片击伤。我们三个都成了伤残军人,我的等级最高,是二等乙级(现为六级),但我经过战后的治疗、恢复、伤口恶化复发、再治疗、再恢复,再经过三次车祸,又反复治疗,还得到了政府和单位的不少关怀,现在的我反倒挺好的了。

呵呵!说了一大堆废话,就是想告诉 鹿桥依梦 一声,我们三个负伤的都没有死,都还活着。如果以后你要出书的话,千万别再让我们死了,好吗?谢谢啦!

另外告诉你,原高机连的副指导员是桂林人,干部子弟,战后因开枪自伤被军事法庭判处八年有期徒刑,他老婆与他离了婚。出狱后,他回到桂林找不到工作,家里亲人不愿理睬他,周围的人一天到晚指他的脊梁骨,最后,他神经极度崩溃、无法面世,最终自杀身亡、了却一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信息监察员

Rank: 9Rank: 9Rank: 9

UID
128582
帖子
815
主题
4
精华
0
积分
0
威望
0
金钱
100 分
阅读权限
200
在线时间
0 小时
注册时间
2009-3-4
最后登录
2014-8-24
发表于 2009-6-24 16:53 |显示全部楼层
骑友大本营会员群

回复主题

看了“老哥哥”的回忆帖子,感慨万千!fficeffice\" />

提到田拥华牺牲,我就觉得透不过气来。多少年来,不召即来,挥之不去。因为当年我们随163师的空军引导组,唯独他长眠在米七那边土地了。失去了,就永远再回不来了。每当提起,心中就有太多的沉重和伤感。

“老哥哥”在帖中提到他们三个重伤员并没有牺牲,当然令我非常地欣慰。要知道。当今能找到一个30年前在那种残酷环境下,又离我如此之近的战友,那真是太不容易了。能否告诉我,现在你在何处?你在他乡还好吗?

至于怎麽记得你们三个重伤员最后都“光荣了”,现在已“澄而不清”了。要知道,当时我不在爆炸现场,如果在,我恐怕也呜呼了。我们第一时间听到田拥华牺牲的消息后,就马上报告空军前指,得到批准后,赶到现场,受伤的人已经被抬离了。但是当时那个弹坑,我们是清清楚楚地看到,ffice:smarttags\" />一米见方,二十多公分深,我们气象车后被炸了三十多个洞。当时的场面很乱,对于死伤的人数,大家的说法不一。后来。163师付参谋长送行时,也讲了不少情况,事隔30年,实在回忆不出,究竟是怎样刻在我的记忆里。

今年5月份,我在北京见到当年一同参战的话务员小丁,他记得当场牺牲了17人,看来比我的记忆“离谱”多了。

田拥华牺牲的消息传到广空前指,我们通讯团也传我们5个人中有一人牺牲了呢。

战友保重!

[此帖子已被 鹿桥依梦 在 2009-6-24 17:20:02 编辑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2

主题

0

好友

12

积分

信息监察员

Rank: 9Rank: 9Rank: 9

UID
128350
帖子
957
主题
82
精华
0
积分
12
威望
12
金钱
106 分
阅读权限
200
在线时间
21 小时
注册时间
2009-2-7
最后登录
2015-4-2
发表于 2009-6-27 11:00 |显示全部楼层
骑友大本营会员群

回复主题

谢谢鹿桥依梦大姐!

163师的战友们非常感谢你的回忆!有战友要求我转载你的文章到其他网站,我说要征得你的同意才好。

今年是对越作战30年纪念,我们这些50岁有多的半百之人,找理由相聚的时间比往年多了许多。我们的孩子也和我们当年打仗时一样大甚至还大些。有人生活安逸,也有人生活窘迫,但战友情谊都比较深,能互帮的会尽力,生死之交嘛!

近几个月来,我们有几个同年当兵的战友几乎天天聚,一天不聚都要相互打电话问候。当然,其中有一个战友比较富有,开了好些个实体产业,相聚的费用是他出,他是天天相聚的联络人。

他的身上先后有4次枪炮伤,他的记忆力非凡,并对你的《回忆录》给予了高度评价,但他自己却不愿意写回忆录。当年他所在的炮兵指挥所旧址现在还在(已被当做教育后人的旧址)。

炮兵指挥所在友谊关的左侧现高速公路涵洞的上方,当年指挥所的正面直对着越军的7个火力点。2月17日6时25分,全军炮火攻击的第一声号令是从他的口中传出的。攻打同登鬼屯炮台时,我军施放的666粉他也参加了。30年来,他始终说是施放“消毒剂”,他对洞中的1000多名越军的死,至今感到心中不安。后来二星洞、三星洞的端山行动他也参加了。他曾号令炮手击毁飞驰逃跑中的越南军需火车头。在战场上,他入党、提干、立功三喜临门。

战后,他留在宁明边防三师,参加了法卡山争夺战;他参加了我军“被俘人员甄别组”,提审被俘人员,执行上级指示击毙不少“变节分子”(回想枪杀“战友”的事情,他常遭我骂),并执行遣送被俘人员“双开”离队。

他后调海军巡警部队,在国家组建武警部队时,他又调武警部队任职,最后以正团级参谋的职务转业到地方政府某局。几年前高薪内退,参与其他战友开办的实业,成效显著。

我在部队时能写能画、能说会道、能歌善舞,部队很需要。因那一炮,我颅内残片存留,伤情反复,提出复原。当年部队一再挽留,连我考上南京通信学院都不让我去,许诺什么“文书”、“参谋”、“宣传干事”等职给我,被我一一回绝,最终决定走人。

现在回头想,当时有两个原因促使我离开部队:

一是我的伤情反复,一再恶化,反复治疗。因去当年我母亲是医生,所以我选择了回地方医治。

二是我连续两次激怒宋副师长:一是战后回营房,部队要举办师直属单位歌咏比赛,我在师无线连担当合唱指挥,一天,在排练中,宋副师长亲自下基层连队指导,我报幕时说:“第一支歌——战友之歌”,宋副师长大吼:“扯淡!歌是论首的,怎么会是论支的呢?枪才论支嘛!”我当即回话“那唱支山歌给党听不就是论支的吗?”排练的战友们哄堂大笑,宋副师长脸色铁青“你们练吧,我才懒得管”。第二次是歌咏比赛的那天晚上,战前我们曾在凭祥观看了部队放映的美国战争片《巴顿将军》,美国军人在敬礼结束时有一个将手向前有力推出的动作,和我军不同,打仗时我很喜欢学着巴顿的样子好玩,结果形成了痼癖毛病,比赛时我上台向首长和战友们致敬时,不自觉地将手向前推出,全场爆笑,宋副师长怒焰显露,没想到,两首歌指挥完后,我转身敬礼又是一个前推,全场再次爆笑,坐在前排的宋副师长腾地站起来对着台上大骂“他妈的什么玩意儿?给他个处分!”边贵祥师长立即对宋副师长说“老宋啊,活着回来不容易,大家都是娱乐开心嘛,不要太认真了。”就这样,我被边师长救了,但我担心日后总有不测,正巧总后勤部和民政部联合发文《关于妥善安置负伤军人复转后就业的通知》,所以在一次部队看电影的晚上,我离开了部队,是连长喻干泽(后来提为师级)亲自开边三摩托车将我送到揭阳县的。

回到地方仅半个月,我先被安排在交警手板红绿灯,因时间长、亭子烤,我身体不适,一个星期后要求重新安排。我在部队是报务员,所以安置办将我安排进了电信局电报科。我当上报务质量管理员,接着入党、提干、结婚、育子。2003年,我送18岁的儿子参军——成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的战士,又是通信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6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信息监察员

Rank: 9Rank: 9Rank: 9

UID
121276
帖子
557
主题
66
精华
0
积分
1
威望
1
金钱
101 分
阅读权限
200
在线时间
3 小时
注册时间
2006-5-22
最后登录
2017-10-13
发表于 2009-6-27 13:53 |显示全部楼层
骑友大本营会员群

回复主题

老哥哥:

鹿桥依梦,你说的163师埋怨你们放气球,这是真的,越军这一炮与气象气球放飞有关,因为气球升空只有指挥部才有可能使用。

ffice:smarttags\" />222一大早,作为无线连15瓦电台报务员的我,从收发了一个晚上电报的猫耳洞里面出来。出来后,我走到了平时聊过认识的小田身边,亲眼看着小田放气球。我当时还对他说气球升空后会不会太暴露我们的目标了?他说没关系,我们在山后,是死角,可我们的话音几乎未落,一发炮弹就过来了,炮弹的声音非常地清脆悦耳。部队打了一个星期的仗,我也通过手指下的电键送出了一个星期的炮弹,我们已基本掌握了听炮声识远近的方法,炮弹从我们头上飞到了附近村庄的山坡上爆炸。fficeffice\" />

那发炮弹炸响后,我对小田说我们是不是回猫耳洞里避一避?小田说没事的,等下还要放一个,还要做记录呢!这时,和我一起值了一个通宵夜班的1968年入伍的河南籍台长张海如,收拾好文件从猫耳洞里走出来,径直走向距离我们大约10米的一条小溪。因为,晚上我和台长收发战报时,他把鞋子脱了下来干活。要知道,从214进入米七方向的猫耳洞到221,我们谁也没有脱过鞋子和洗过脚,雨水浸泡太阳晒,脚的皮肤早被军袜染得绿绿的了,而且脚趾丫已经烂皮发臭。在小小的猫耳洞里,台长的脚臭让我几乎晕了一夜。我对张台长说台长,你的脚实好臭,比尸体还臭。明天上午你能不能到旁边的小溪去洗一洗呀?

这里还有一个小插曲,就是221晚上的值班,我和台长刚说完脚臭洗袜子的事,越军就有几发炮弹划破夜空打到我们附近的村庄,我和台长当时正在调校另一个收发频率。忽然,眼睛的余光却发现有两团白光冲进我们的猫耳洞。我俩立即抓枪警惕地看过去,原来是两个师救护队的护士,夜尿时忽遭炮袭,拼命地提着只到膝盖的裤子躲了进来。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女人的大白屁股,臊得我脸都通红啦!

台长去小溪洗脚和袜子了,小田继续放着气球。大约不过三分钟,司务长带着炊事班担来两桶面条,并摆上了一口大锅,锅离台长所在的小溪不到5米远。司务长叫卢承德(广西玉林人,几天后,他在军炮团和师炮团的交叉火力中,被空中相碰的两发炮弹炸下而牺牲,在他几乎是牺牲的同时,他的儿子在玉林降生),他吩咐好炊事班的炊事员尽快架起大锅倒面条,然后就到各猫耳洞通知大家吃早餐去了。

刚洗完脚的张海如台长走向锅边,空军气象员田拥华也走到了锅边,加上4名炊事员共六人站到了锅边,两米多远处还有另一名战友。

我和小田说话的时候,我们无线连开北京吉普的司机邱玉林(广西昭平人),叫我到他车旁说了点好像是关于汽车发动后为电台提供电源的事情,通信营营部的一名司机(记不得是河北还是山东人了,也记不起他叫什么名字了)也走了过来听我们谈事。我们谈事的地方距离大锅大约有10米左右。

忽然,我们听到一声比汽车在身边紧急刹车时发出的声音还要浓烈很多倍的声音,就像天空被撕裂了一样,我们还没有来得及作出任何反应,我的大脑就一片空白了。

后来我听说,那一炮炸正正打进了锅里,等于是离真正的地面不到一米的位置横爆。7位战友当场牺牲,而且都很惨烈;负伤三个。

鹿桥依梦在文章中是这样描述的:“这一炮,我们一共牺牲了十个战友,当场炸死了7个,有三个重伤,送到医院也没有抢救过来。太惨了。”

其实不然,当时,在三个负伤的军人中,我是伤情最重的一个。

我叫庞跃声,是19783月入伍的南宁兵,我父亲当时是广西军区的,打仗时我父子两都在前线。该炮弹爆炸时,一块如小拇指甲盖一般大小的弹片,打进我的大脑。和我一起负伤的是和我站在一起的两名司机。邱玉林左脸的面部神经被弹片打断,嘴巴超级地歪到了一边,后来回到地方娶了一名苗族的镇党委书记当老婆。另一位司机背部肩胛骨被弹片击伤。我们三个都成了伤残军人,我的等级最高,是二等乙级(现为六级),但我经过战后的治疗、恢复、伤口恶化复发、再治疗、再恢复,再经过三次车祸,又反复治疗,还得到了政府和单位的不少关怀,现在的我反倒挺好的了。

呵呵!说了一大堆废话,就是想告诉 鹿桥依梦 一声,我们三个负伤的都没有死,都还活着。如果以后你要出书的话,千万别再让我们死了,好吗?谢谢啦!

另外告诉你,原高机连的副指导员是桂林人,干部子弟,战后因开枪自伤被军事法庭判处八年有期徒刑,他老婆与他离了婚。出狱后,他回到桂林找不到工作,家里亲人不愿理睬他,周围的人一天到晚指他的脊梁骨,最后,他神经极度崩溃、无法面世,最终自杀身亡、了却一生。

老龐啊,看來我們還是新兵連的戰友啊!今年4月4在匠止拿著個攝像机在拍的就是你吧?我們在拜羅粵寧時你在拍攝我們,后來你還介紹甄平犧牲的經過,后來我們到楊國強墓前和他的親屬說話時你也來了。那個是你嗎?

宋副師長現在廣州,前几年我們聚會時他也來,現在腿不行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2

主题

0

好友

12

积分

信息监察员

Rank: 9Rank: 9Rank: 9

UID
128350
帖子
957
主题
82
精华
0
积分
12
威望
12
金钱
106 分
阅读权限
200
在线时间
21 小时
注册时间
2009-2-7
最后登录
2015-4-2
发表于 2009-6-28 18:29 |显示全部楼层
骑友大本营会员群

回复主题

志军你好!我们是战友。我是1978年3月的兵,新兵在龙尾的489团训练,结束后分配到师部无线连当报务员。

今年4月4日,我们在匠止一起祭拜先烈,那天我很想见你,其实我们见了却没有相识。因为我在凤凰卫视上看到过你和王宏接受何亮亮的采访,但到了你们的面前却没有反应过来,30年的岁月让我的记忆随着脑伤遗失了太多。

那天我看到你和丁勇在一起说话,我就有所注意,但我一直在“贪婪”地拍摄,所以很多战友我都没来得及打招呼,真是抱歉!令我遗憾!

2月17日,我制作了一部纪念自卫还击的短片,4月4日回来后,我又制作了一部短片,你也在里面。我在新浪和优酷上都播发了。这是优酷网中的两部短片的位置:http://so.youku.com/search_video/q_%E7%BA%AA%E5%BF%B5%E5%AF%B9%E8%B6%8A%E4%BD%9C%E6%88%9830%E5%91%A8%E5%B9%B4

希望我们后会有期,能再相见。

我祝福你!祝你及你的家人——健康!快乐!幸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信息监察员

Rank: 9Rank: 9Rank: 9

UID
128582
帖子
815
主题
4
精华
0
积分
0
威望
0
金钱
100 分
阅读权限
200
在线时间
0 小时
注册时间
2009-3-4
最后登录
2014-8-24
发表于 2009-6-29 09:44 |显示全部楼层
骑友大本营会员群

回复主题

早就看了这段短片,当时以为是电视台的专业人员拍摄的。连解说的声音都特像何亮亮,非常的惊叹,现在才知道,那是“老哥哥”制作的呀,制作的太好了。如果没有深厚的感情,没有一定的摄影技术,是出不来这麽好的作品的。

我们感谢你,亲爱的战友!!

另,同意转发《悲壮的历程》

[此帖子已被 鹿桥依梦 在 2009-6-29 18:02:58 编辑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YOURNET.CN ( 冀ICP备:17002912 )  技术支持:静轩雅集商信服务有限公司

GMT+8, 2018-2-20 23:48 , Processed in 0.359522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YOURNET.CN

© 2003-2014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