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6491|回复: 21

赵利滨:那张“插旗”照片是我拍的(组图)

[复制链接]

381

主题

0

好友

3468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0Rank: 10Rank: 10

UID
108738
帖子
6700
主题
381
精华
0
积分
3468
威望
3468
金钱
21778 分
阅读权限
150
在线时间
412 小时
注册时间
2003-4-10
最后登录
2018-4-15
发表于 2015-5-12 14:57 |显示全部楼层
骑友大本营会员群
本帖最后由 simonchan 于 2015-5-12 14:58 编辑



当年“情景再现”,之后网络疯传

  51岁的赵利滨是太原第一热电厂的一名管理干部,也是一名退伍老兵。他从小就喜欢摄影,几十年来拍摄的各类照片难以计数,而且当中不乏精品,为亲朋好友所喜爱。在其众多的精品中,尤以一幅表现上世纪80年代初祖国南疆那场血与火洗礼中战士插红旗的照片,倍受战友珍爱,近年来更是被许多网友所热捧。但热捧之下,围绕照片拍摄的时间、地点、片中人物等,也有了诸多热议。4月28日,赵利滨走进本报,向记者详述了这幅照片背后一些鲜为人知的感人的故事。

  

  一张照片走红网络

  赵利滨让人一看便知曾经是名军人,挺胸抬头,直言快语。


  “记不清是一九九几年了,但肯定是(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因为那时电脑还不普及。一天,我们厂团委的同志给我打电话,叫我赶快去他办公室一趟。我到了他办公室,他指着电脑屏幕上一张照片对我说‘你看,你拍的那个(插红旗)照片上网了。与记者见面还未寒暄两句,赵利滨便直奔主题。“因为不久前我们厂曾经举办过职工摄影展览,我拿了包括这张在内的几张自己在部队拍摄的照片,参加了那个影展,厂里好多人都在那次影展上见过这张插旗照。”

  “这张照片我太熟悉了,十几年来我不知看了它多少次,所以一看就知道是我(拍)的照片。当时咱对网络不太懂,觉得那上面的东西不大可信,当不得真,可是看了照片底下的文字说明后,却叫我大吃一惊。说明内容是:1984年4月28日凌晨,我军攻克老山时冲至老山主峰的某连副连长张大权,他把军旗插进主峰阵地里的同时壮烈牺牲了。”

  看到这几句话,赵利滨疑惑不已,“我是1987年4月才到老山的,咋可能拍下发生在1984年4月28日的照片呢?我那时就知道张大权确实是在那天的老山战斗中牺牲的,后来被追授一级战斗英雄(称号)。当时我想,肯定是往网上发照片的人闹错了,这张照片怎么能和大英雄张大权绑到一块去呢?后来又想毕竟这是件好事,对宣传英雄、弘扬英雄精神有利,由他去吧。”

  正因为当时不懂电脑,更不会上网,压根儿也不知道什么版权说法,所以赵利滨就没把那事当回事儿。

  之后,照片之事在赵利滨心里淡了,但在网上却越来越火了。

  那时候,互联网刚刚进入普通人生活,上网还是电话拨号,一张大图片要显示完整,得等上好长时间。而对于参加过那场战争的老兵们而言,无论读书看报逛旧书摊,却始终留意着那些消息。转业干部、参加过那场战争的罗际明便是其中之一。

  赵利滨告诉记者,1984年,罗际明在老山前线某师政治部工作,出于工作需要,他和同事几乎看过每一张战斗照片,战争结束后,其中的大部分“经典照片”还被用作展览。他认为这样经典难得的插旗照片,如果当时出现,不可能被遗漏,也不可能不迅速在部队中流传,但他和战友们竟然从未见过。于是他多次在博客和网络相关文章上跟帖,请照片的拍摄者站出来,介绍一下拍摄经历,但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张疯传照片的署名,还是一直空着。

  后来,以这张照片为背景,绘制了油画;距离当年战斗发生地不远的云南麻栗坡县城,建成关于那场战斗的纪念馆,进门就是这张插旗大照片;在网络上,更多围绕这张照片的故事,被传开来,比如说“战士向着祖国站立,军旗向着祖国飘扬……”,还比如说“他的手死死握着旗杆,战地救护队怎么掰也掰不开……”

  还有人将其与另外两张著名战争插旗照相提并论,一张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几位美国士兵在硫黄岛上插旗;另一张,同样是在二战期间,苏联士兵将旗插上了德国柏林的国会大厦顶端。

  此外,近年来,不断有新的报道出现,夺人眼球—大意有二,一是照片上的插旗手,并非张大权,也并未牺牲;二是照片中两人真名实姓,叫罗仕忠和何天华,俩人都在贵州,平淡地生活。罗何俩人都回忆过那场战斗,都率先冲上老山主峰,都是英雄。但有说罗仕忠是插旗者,也有说何天华是插旗者……

  说出真相还原本真

  今年3月,当年老山作战主攻团代政委、国防大学教授、少将黄宏对某网辟谣说,插红旗这件事情是没有的……当时并没有记者随五连攻上主峰。

  当年主攻团的一位营长也在网上辟谣说,老山地区属于亚热带丛林地区,在这个地方作战,尤其是在敌人防御、我们进攻这样的情况下,对于信号,像红旗、军号、哨音、反光物体、烟雾的管制相当严格,因为这对于一个部队来讲攸关生死。插红旗,尤其是像照片里面那么大一面旗帜,是完全不可能的。当时占领老山主峰标高点的是七连二排五班的何天华班长和罗仕忠副班长。二排是突击排,五班是尖刀班,战斗计划中他们的任务就是冲上并占领主峰。之后,按照既定命令和预先的约定,向他们连长所在的位置,举起一面像成年男人两个巴掌那么大小红旗。后方用高倍望远镜看到这面小红旗,就意味着胜利攻克。

  罗际明被网上的这些议论搞糊涂了。前年,他曾组织对那场边境战争的亲历记征文,有人写长信来:“关于这张照片的由来我特意跟我叔父聊过,他说这照片应该是在他们拿下主峰撤防下来后根据宣传需要拍摄的……”信的落款名为“罗永松”,自称是“罗仕忠的侄子”。

  因为道出了真英雄,插旗照片更红了。

  极少上网的赵利滨,看到了关于插旗照的议论,忍不住跟帖:我曾是×军×师×团×连的战士,这照片是我拍的……有一人回帖:谢谢你说出真相。此后便石沉大海,再无音讯。他心想算了,事情过了二十多年,还有啥澄清的必要?3月底,他被罗际明博客中“插旗是假,英雄是真”这句话深深触动,觉得非常有必要说出这张照片的拍摄真相。

  赵利滨对记者说,“4月1日下午,我在罗际明的博客上留言说,我是名参战老兵,插旗子的相片是我拍的,我还有几张远近景相片,可以证明这张相片是我拍的。他看了后回复我‘很高兴联系到您,让我们共同把照片的真相告诉大家’。”

  后来赵利滨与罗际明通过微信电话进行了长谈。“我告了他我的名字和当年所在部队番号后说,我是1986年12月随轮战部队到老山的,打仗时我在团通信连担任电台台长,平时爱好摄影,接到赴老山参战的任务以后,花了260元买了一架‘红梅13’照相机,为的是记录下难得一遇的作战经历。”

  “1987年3月到4月中旬,我部与×军×师×团进行阵地的对口交接,在接防的时候,我部接到了配合宁夏电影制片厂和中央电视台联合拍摄战场纪实片《战士万岁》的任务,片子以他们部队特功5连突击队为原型,反映其在1986年10月14日出击968高地,并取得辉煌战果的‘蓝剑B计划’。我团抽调近两个连的兵力和部分专业兵,配合了此次为期一个多月的拍摄。我本人也有幸被抽调参加,在片子中演电台兵。配合参演时我把相机随时带在身上,在自己跟进表演的各种‘情景再现’过程中,随时抓拍有纪念意义的镜头,其中在麻栗坡平坝小石洞地区,拍摄了这张多年来被广为流传的‘插旗’照。”

  赵利滨坦言,扛着一面大红旗去冲锋陷阵,这在老山作战中是根本没有的事情,但为了使战斗场面好看,导演设计了这个情景。“可以肯定的是,参演部队使用的红旗,是特功5连突击队的战旗,战旗上有200多个弹孔。为了留下纪念,我们参演人员都在这面战旗前合了影,我自己也让别人拍摄了一张擎旗站立高地的照片。”

  为了证明这张插旗照片是自己拍摄的,赵利滨还对罗际明说,当时配合参加表演的人员,如今能够联系上的部分战友,可通过电话和书面文字为他证明;这张“插旗”照片不是一张孤本单片,还有系列的远景、近景,以及“冲锋”过程等多张照片,拍摄风格一致;最为关键的是照片底版在他本人手里,可以请专业人士鉴定。

  照片之外战友情深

  赵利滨告诉记者,他在参加《战士万岁》拍摄的跟进过程中,抓拍了不少具有纪念意义的照片,虽然别的战友也在拍,宁夏电影制片厂的场记也在拍,但都没他拍的这张照片震撼壮烈。虽然是“情景再现”的摆拍,但在当时的老山前线,对参战官兵来说,这张照片具有特殊的纪念意义。团里的许多战友,以及来老山前线见习的沈阳军区、南京军区等部队的连排干部等,听闻他有这样一张相片,都纷纷找到他索要,因此这张照片当年在麻栗坡彩印店就冲洗了一千多张。就这样,“插旗”照片在战后被战友们带回了家乡、带回了军营。

  在互联网开始发展的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这张照片又被上传到网络上开始流传,许多网友的QQ头像、微信头像都用此张照片来体现。“这张照片后来的知名度、关注度、震撼度,是我当时拍摄时做梦也没想到的。”赵利滨说。

  “我们厂也有人收藏了这张照片。当年他们在网上看到这张插旗的照片后告我,我还不大相信呢。因为那时候便宜又简单实用的‘傻瓜’相机已经基本普及,我们上战场的战友带相机的人多了,何况还有不少战地记者在拍照,也许是人家拍的吧。但我后来上网一看,确实是我拍的照片,虽然照片的说明胡编乱造,但我想只要对弘扬英雄精神有利,就由它去吧。哪知道十几年过去了,这张照片的影响却越来越大,常被一些作战纪念馆和画册上使用,就有一些好心人建议我维护版权和争取署名。说句实在话,我对版权二字一点也不懂,只觉得这不是新闻作品,摆拍的照片署上自己的名字不合适。况且,自己的照片能够在社会上广为流传,受到关注,这就已经让咱满足和欣慰了,版权不版权的无所谓。”

  赵利滨说,今年过年的时候,几个太原的战友相聚,他们说大家都很关心照片的真相,网络上到处都是关于插旗照片的议论,如果不站出来澄清,事情就会没完没了。所以,赵利滨就跟罗际明首长联系了,并鼓励他说出真相。

  “虽然我说明了真相,但我相信这丝毫不会影响这张照片在全体参战老兵心中的震撼地位,因为追寻老山英雄、缅怀先烈是我们一直在努力并付之行动的。”

  赵利滨告诉记者,他1983年高中毕业后参军入伍,到1988年复员回来,在部队5年中经历的事情数不胜数,但最为刻骨铭心的就是1986年至1987年这段保卫祖国南疆的经历。期间,他与那个年代人们熟知的边防战士一样,蹲“猫耳洞”,听枪炮声,忍饥、忍渴、忍高温、忍蚊虫叮咬……誓死保卫祖国边疆。


  “没有那段经历,你就不知道我们战友的感情有多深!”赵利滨说,“从那以后的30多年来,战友们遇到什么困难,哪怕是太原以外的战友,我们都像亲兄弟一样去帮助。”

  去年下半年,赵利滨学会了上网,如今他一有空闲,便上网关注当年战友们的情况。“以前不会上网时是翻出当年我拍的照片,想想我在外地的战友,想想那里的山茶花和木棉树。当然,更主要是想念我们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赵利滨说到这里时,眼望着窗外,大大的眼睛闪着亮亮的光。


就是这张“插旗”照片在网络走红

就是这张“插旗”照片在网络走红
6DF64EB0B911616EDE7CCF8A56A389EB.jpg
优诺20寸16速折叠运动自行车

381

主题

0

好友

3468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0Rank: 10Rank: 10

UID
108738
帖子
6700
主题
381
精华
0
积分
3468
威望
3468
金钱
21778 分
阅读权限
150
在线时间
412 小时
注册时间
2003-4-10
最后登录
2018-4-15
发表于 2015-5-12 15:00 |显示全部楼层
骑友大本营会员群
本帖最后由 simonchan 于 2015-5-12 15:02 编辑

老山“插旗”照片的真相

作者简介:罗际明,新雀之巢巢友上海作协会员。湖南省郴州市临武县人。复旦大学新闻系和国防大学基本系指挥员表班毕业。1968年2月参军。曾参加过援老抗美和对越自卫还击战,荣立战功,大校军衔。转业后任上海多家大型文化传媒集团高管,著有《军队基层管理工作》、《1984高地》、《穿越最后的秘境》等书。任《绽放的军花》主编。参加了雀之巢杯“八一”征文活动,其征文荣获二等奖。


【写在前面】今天是“4.28”收复老山纪念日。不久前,独上月楼社长和王希萍版主专程赴上海约见了罗际明和另一位军花巢友八月桂花。相聚时,罗际明讲述了关于老山“插旗”照片的真相以及背后的故事。


他动情地对月楼和希萍说,今年的4月28日,是我军收复老山、者阴山作战胜利三十一周年。他希望新雀之巢社团在这一天发表他的这篇文字,以此缅怀为国捐躯的将士们。


此刻,2015年4月28日零点刚过,我们遵照作者的意愿在此发表他的纪念文章,以飨读者。


【编者按】插旗是假,英雄是真;揭示真相,彰显自信。——这是作者披露“插旗”照片真相的真实意图,也是我们在这里发表此文的目的所在。


无论何时,我们都不能忘记那些为了祖国为了人民为了和平不怕流血牺牲勇敢奔赴战场的军人们,他们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捍卫了国家的尊严,领土的完整,他们是真正的民族英雄,最可爱的人。


今天,我们在这里纪念老山作战纪念日,当永远铭记为国捐躯的烈士们,当永远铭记祖国的领土神圣不可侵犯,当永远铭记人民的英雄永垂不朽。


据作者介绍,《解放日报》是第一家披露这个重要事件的主流纸质媒体(注:解放日报4月27日第6版已发表记者特稿);而我们江山文学网(新雀之巢),则是第一家披露这个重要事件的网络媒体。我骄傲!



《解放日报》刊登的内容: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2edaa110102vqzq.html

             《老山“插旗”照片的真相》

                      作者:罗际明



世界战争史上关于插旗的著名照片,迄今为止公认的有三张:一张是1945年美军攻占硫磺岛战斗中将旗帜插上山顶的照片,一张是苏军攻克柏林后将旗帜插上柏林德国国会大厦的照片,另一张就是1984年我军收复老山战斗时的所谓插旗的照片。



关于老山插旗的照片,画面是两名战士将一面红旗插上老山主峰。它在社会上广为流传,成为老山战斗最具标志性的照片。云南麻栗坡老山作战纪念馆大门正面的巨幅照片就是它,一些关于老山作战的画册,封面照片也是它。照片的说明是:“1984年4月27日中国军队对越军老山主峰发起进攻。4月28日凌晨6时冲至老山主峰的边防35207部队八连副连长张大权从旗手中将突击军旗抢夺过来后勇猛冲击主峰,把军旗插进主峰阵地里的同时他壮烈牺牲了,被军中战地记者拍下了这震撼的一幕。”也有的说明是这样写的:“老山主攻营7连战士罗世忠、何天华把胜利的旗帜插上老山主峰。”



我参加了1984年的老山、者阴山对越自卫还击作战,负责战区部队的宣传工作,有机会看到军内外报纸和部队内部画册上的每一张战斗照片,插旗照片是很经典难得的,不可能不迅速在部队中流传。但是我和战友们从来没有见过这张照片。更主要的是,老山属于亚热带丛林地区,在这个地方作战,尤其是在敌人防御、我们进攻的情况下,对于信号管制相当严格,扛着一面红旗爬山进攻,用插红旗来标识占领主峰,是完全不可能的。张大权是老山战斗著名的英雄,他的事迹中也没有插旗的细节。当年的新闻报道和内部资料中,也没有罗世忠、何天华把胜利的旗帜插上老山主峰的记载。



因此,我从网上看到这张照片后,对它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假的”。我多次在博客发文和网上有关文章的跟帖说,这张照片肯定不是攻打老山战斗当天的真实照片,希望照片的拍摄者站出来,介绍一下拍摄的经历。然而拍摄者始终没有露面,照片一直没有署名。



前年,我在网上发起对越作战亲历记征文,贵州的一位叫罗永忠的同志给我来信,说他叔父就是插旗照片的主人公,信中讲述了他叔父参加老山战斗的故事,也转达了他叔父关于插旗照片的介绍。关于插旗照片的由来,他特意跟叔父聊过,叔父明确地说这照片应该是在他们拿下主峰撤防下来后根据宣传需要拍摄的,但里面的主人翁的确是他和另一位战友。我建议他代叔父写一篇文章,他很快整理发给了我。他的来信和文章第一次披露插旗照片是事后根据宣传需要摆拍的,我把它收录进了去年5月出版的对越作战纪实文集《中国反击》中,对澄清照片真相起到了一定作用。



今年3月30日,网上发表了老山战斗的两位指挥员(老山主攻团代政委和主攻营营长)澄清插旗照片的误传,在网上引起了很大反响。但是,他们只是证明老山战斗没有插旗这一回事,对于这张插旗照片是谁拍摄的、什么时候拍摄的、怎么拍摄的、照片的主人公是谁等基本事实,他们仍然不清楚,插旗照片的真相仍然在云里雾里。



3月31日,我在博客和微信朋友圈中发表了我的文章《老山英雄罗世忠最早披露插旗真相》。由于拍摄者没有露面说话,这篇文章所说的真相,也仅仅披露照片是事后摆拍的。幸庆的是,我的博文发表以后,竟然把照片的拍摄者引了出来。



4月1日下午,一位自称是照片拍摄者的网友在我的博客上发来纸条说:“您好:我是名参战老兵,插旗子的相片是我拍的,我还有几张远近景相片,可以证明这张相片是我拍的,我都翻拍到手机上了,别的方式我不会操作,如能加微信的话,我可以发给您!”我喜出望外,多年来我一直在苦苦寻找的当事人、最能证实照片真相的关键人物终于“千呼万唤始出来”。



我赶紧回复:“很高兴联系到您,让我们共同把照片的真相告诉大家。”他接着回复:“我也非常兴奋和高兴与您能联系上,当时的想法很单纯,想着自己拍的相片虽然没属自己的名字,但能够在全国各类媒体、维权老兵群体以及老山主峰纪念馆流传、收藏、展览,做为一名参战老兵,内心自豪和激动,知道有人质疑,但为了老山精神的传承和军魂的凝聚,没揭开真相,这回不能再忍,让我们共同把真相告诉大家。”



我通过微信与他进行了长时间交谈,为了证实他是真正的拍摄者,他还发给我几张同时在同场景拍摄的另外几张照片。通过了解,插旗照片的真相越来越清晰了:



拍摄者名叫赵利滨,原来是27军79师236团通信连电台台长,1987年随部队参加了老山轮战。接到赴老山参战的任务以后,平时就喜欢拍照的他花了260元买了一架“红梅13”照相机,当时全连130名干部战士,有80名左右的人都带了照相机上前线,为的是记录下难得一遇的作战经历。27军是接防47军阵地,两军交接正在进行中,79师交接的部队是战斗英雄徐良所在的部队。



这时,中央电视台和宁夏电影制片厂要拍摄一部名为《战士万岁》的纪实片,拍摄地点在麻栗坡县平坝小石洞地区,现场是轮战部队模拟训练拔点作战的场地。纪实片以47军139师417团特功5连出击968高地战斗(即“蓝剑B计划”)为背景,由于需要的群众演员和装备比较多,正在待命接防阵地的27军少量部队奉命配合,赵利滨携带电台参加了拍摄。参演部队使用的红旗,就是特功五连突击队的战旗,战旗上有265个弹孔(一说226个)。赵利滨在当演员的同时,也利用工作空隙用自己的照相机拍了一些照片,包括战士攻占高地时将战旗插上主峰的照片。他本人为了纪念,也让别人为他拍摄了一张擎旗站立高地的照片。



战后,赵利滨在战场上拍摄的照片洗印了几千张,其中有拍摄纪实片《战士万岁》的一些照片,都赠送了战友和地方上的亲朋好友。转业后安排在山西省太原市一个电厂的武装部工作,后来调到厂离退休干部工作部担任副主任。大概是1990年代后期,单位团委的同志对他说,在网上看到了他拍的老山战斗插旗的照片。平时他不上网的,听说此事后上网一看,确实是他拍摄的照片。他看到照片的说明胡编乱造,煞有介事。心想,这是好事者所为,只要对宣传老山作战有利,对弘扬英雄精神有利,倒也无可厚非,任它去吧。后来,这张照片影响越来越多,被一些作战纪念馆和画册上使用了,有人建议他维护版权和争取署名,他对版权一点都不懂,只是觉得这不是新闻作品,摆拍的照片属上自己的名字不合适。况且,自己的照片能够在社会上广为流传,受到关注,这已经让自己满足和欣慰了,版权不版权的无所谓。



这几天,网上关于这张照片的真相闹得沸沸扬扬,他终于忍不住了,按照我的博客地址联系上了我。他认真地对我说:“我上网看到了您写的披露照片真相的博文,觉得大家都很关心照片的真相,如果我不站出来澄清,事情就会没完没了了。我站出来说明真相,实际上也是对自己的一种解脱。在此,我非常感谢能联络上您,让我能够在照片流传多年之后,有机会说出它的拍摄真相,相信这丝毫不会影响这张照片在全体参战老兵心中的震撼地位。追寻老山英雄、缅怀先烈是我们一直在努力并付之行动的,同时相信这张照片揭开真相之后,依然对我们弘扬‘老山精神’、凝聚军魂起到不可替代的积极作用。”



他详细地向我介绍了照片拍摄的经过,并且把当时在现场拍摄的包括远景、近景,以及冲锋过程等拍摄风格一致、能够形成有效证据链的一系列照片发给我。为了进一步得到证实,我要求他提供照片底板。起初,他遗憾地告诉我,由于多次搬家,照片底片弄丢了。我让他认真回忆,仔细找找。隔了一天,他欣喜地告诉我,他翻箱倒柜折腾了一整天,终于把底片找出来了。我非常高兴,请他拍照发给我。我认真辨认了这张底片,底片所呈现的“影像”和广为流传的“插旗”相片对比严丝合缝,没有任何不一致。



赵利滨道出了事实的真相,那么关于罗世忠所说的他和战友何天华是这张插旗照片的主人公,这是怎么回事?我觉得可以解释的是,罗世忠和何天华战后参加的一次补拍,时间是1984年,与赵利滨拍摄照片的时间相差几年,显然不是一回事,再就是,罗世忠和何天华参与补拍的照片可能效果不好,就没有流传开来,赵利滨拍摄的照片出现以后,罗世忠和何天华误认为就是他俩参加拍摄的照片。



为了从法律上明确插旗照片的权属,我帮助赵利滨到太原市版权局对照片进行了确权。


接下来就是找一家有影响的权威报纸,向公众正式披露插旗照片的真相。因为我生活在上海,于是就近联系了解放日报社,把我在博客上发表的有关披露老山插旗照片真相的两篇博文提供给他们。报社的同志虽然觉得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选题,但是担心把照片的真相披露以后,会影响老山英雄的伟大形象。记者就是带着这个顾虑采访了我。我向记者详细介绍了我所掌握的老山插旗照片的真实情况,与他认真地探讨了报社同志所担心的问题。我说,老山英雄的伟大形象是一个客观存在,任何的不实宣传都是对老山英雄形象的损害;披露事实真相,纠正原来的误导,正是为了维护老山英雄。最后,记者与我达成了这样的共识:插旗是假,英雄是真;揭示真相,彰显自信。




本着认真负责的精神,记者按照我提供的信息,专程从上海奔赴山西省太原市,采访了关键的当事人赵利滨,并且对插旗照片进行了甄别。记者告诉我,在4月28日老山作战纪念日这一天,披露老山插旗照片真相的报道将在《解放日报》刊登。《解放日报》将成为第一家披露这个重要事件的主流纸质媒体。

2015年4月27日



                            新雀之巢社团转载

                              2015年4月28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81

主题

0

好友

3468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0Rank: 10Rank: 10

UID
108738
帖子
6700
主题
381
精华
0
积分
3468
威望
3468
金钱
21778 分
阅读权限
150
在线时间
412 小时
注册时间
2003-4-10
最后登录
2018-4-15
发表于 2015-5-12 15:04 |显示全部楼层
骑友大本营会员群
最近在网上看到的资料,汇总了一下,这么多年来,这张照片终于有了一个最准确的定论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0

主题

1

好友

144

积分

信息监察员

Rank: 9Rank: 9Rank: 9

UID
130068
帖子
594
主题
90
精华
0
积分
144
威望
144
金钱
206 分
阅读权限
200
在线时间
597 小时
注册时间
2010-5-5
最后登录
2016-10-26
发表于 2015-5-13 18:15 |显示全部楼层
骑友大本营会员群
从这场战争的常识来说,结果早就应该是基本如此。谁都知道老山英雄真实存在,这个用不着反复提及,历史小白自己不找书看没人伺候他们。有些人却偏偏非要证明这张“照片”的“真实”存在,怎么说都不行,拿着英雄的名字去证实的是他们自己的屁股决定脑袋,最终落了个让人发笑的下场。

我们多少年来就一直致力于不忘记,普及中越战争知识。然而历史就是历史,真实就是真实,绝对看不起那些举着民族主义大旗要证明的是根本立不起来的史实却又非要立起来的龌龊的个人心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81

主题

0

好友

3468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0Rank: 10Rank: 10

UID
108738
帖子
6700
主题
381
精华
0
积分
3468
威望
3468
金钱
21778 分
阅读权限
150
在线时间
412 小时
注册时间
2003-4-10
最后登录
2018-4-15
发表于 2015-5-14 16:20 |显示全部楼层
骑友大本营会员群
沈晨曦 发表于 2015-5-13 18:15
从这场战争的常识来说,结果早就应该是基本如此。谁都知道老山英雄真实存在,这个用不着反复提及,历史小白 ...

沈老兄,科普的过程其实是很苦的,苦笑的苦。

当年,就一个老山主峰和法卡山主峰的归属问题,我都不知道说过多少次了,连自己亲自拍的照片都上去了,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仍然还是有人会问老山主峰是不是给越南了?法卡山是不是给越南了?

当年,就这个照片,已经有很多人包括14军的老兵都说这照片不是真实的,在那个枪林弹雨的时候,谁还能拍出光线、角度、构图都完美的照片来?可惜作者不上网,一拖十多年,于是就有无数的”专家“甚至”亲历者“来”口述历史“,错误的引导了多少的人哦,不能不说是遗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9

主题

0

好友

38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UID
129036
帖子
1425
主题
39
精华
0
积分
384
威望
384
金钱
385 分
阅读权限
35
在线时间
1130 小时
注册时间
2009-5-9
最后登录
2018-1-18
发表于 2015-5-16 20:33 |显示全部楼层
骑友大本营会员群
想起另外一件事,记得在79代乃阻击战回忆中,好像说到进攻的越军是打着红旗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81

主题

0

好友

3468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0Rank: 10Rank: 10

UID
108738
帖子
6700
主题
381
精华
0
积分
3468
威望
3468
金钱
21778 分
阅读权限
150
在线时间
412 小时
注册时间
2003-4-10
最后登录
2018-4-15
发表于 2015-5-17 13:21 |显示全部楼层
骑友大本营会员群
鸣鹤在阴 发表于 2015-5-16 20:33
想起另外一件事,记得在79代乃阻击战回忆中,好像说到进攻的越军是打着红旗的。

除非电影里面吧,想也想得到,真打起冲锋来谁扛旗,谁吃子弹的机会远大于买福利彩票,谁愿意哟。

打完了补拍另当别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0

主题

1

好友

144

积分

信息监察员

Rank: 9Rank: 9Rank: 9

UID
130068
帖子
594
主题
90
精华
0
积分
144
威望
144
金钱
206 分
阅读权限
200
在线时间
597 小时
注册时间
2010-5-5
最后登录
2016-10-26
发表于 2015-5-17 15:31 |显示全部楼层
骑友大本营会员群
simonchan 发表于 2015-5-14 16:20
沈老兄,科普的过程其实是很苦的,苦笑的苦。

当年,就一个老山主峰和法卡山主峰的归属问题,我都不知 ...

我想问一下陈版主,什么时候我的用户组变成了一小时只能发一帖的类型,这还要我怎么常来血站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64

主题

9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12Rank: 12Rank: 12

UID
172
帖子
9018
主题
564
精华
6
积分
10523
威望
10523
金钱
10606 分
阅读权限
200
在线时间
8979 小时
注册时间
2007-7-25
最后登录
2018-7-10

志愿者勋章

发表于 2015-5-18 14:03 |显示全部楼层
骑友大本营会员群
沈晨曦 发表于 2015-5-17 15:31
我想问一下陈版主,什么时候我的用户组变成了一小时只能发一帖的类型,这还要我怎么常来血站呢?

应该是技术处理过程中产生的问题,网站数据库整理合并时造成部分用户权限出现了问题……,请与本版的管理人员联系,会马上处理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81

主题

0

好友

3468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0Rank: 10Rank: 10

UID
108738
帖子
6700
主题
381
精华
0
积分
3468
威望
3468
金钱
21778 分
阅读权限
150
在线时间
412 小时
注册时间
2003-4-10
最后登录
2018-4-15
发表于 2015-5-18 14:45 |显示全部楼层
骑友大本营会员群
沈晨曦 发表于 2015-5-17 15:31
我想问一下陈版主,什么时候我的用户组变成了一小时只能发一帖的类型,这还要我怎么常来血站呢?

早前也有用户反映这个情况,我也上报过主机的朋友,但朋友说设置没有问题,也从来没有对任何用户设置类似的权限。后来好似又没有这个反映了,我再问问我朋友到底怎么回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YOURNET.CN ( 冀ICP备:17002912 )  技术支持:静轩雅集商信服务有限公司

GMT+8, 2018-7-16 12:55 , Processed in 0.359375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YOURNET.CN

© 2003-2014

回顶部